赵露自述:浅析我的艺术世界

QQ图片20160113104322《禅师》  纸本水墨  140cm×67cm  2014年

赵露自述:浅析我的艺术世界
ZHAO LU’ S OWN ACCOUNT: A BRIEF ANALYSIS OF MY ARTISTIC WORLD

通常观众看到我的作品会有两个疑问与两个突出的印象:疑问一,为什么所有作品都以“覆膜世界”命名;疑问二,为什么作者总是在试图不断制造距离与隔膜。印象一,材料运用多样,各种肌理质感细节丰富;印象二,题材涉及广泛,生活细节无所不可入其中。就这四点,我将在下文中做出简单的说明。
首先,来解释一下我所说的“覆膜世界”:
自然界是一个覆膜的世界,所以小至身体的一个细胞,大到整个地球(臭氧层),只要有生命必然有膜的存在。用生物物理学理论来解释,膜的作用正是在于抵御熵的增加。
人类世界也是一个覆膜的世界,从潜意识世界到意识世界,只要有名相都会有义理。这就造成了人与人、人与物之间交流的不彻底性与障碍性。语言以及理论是在帮助我们解读这个世界呢,还是在不断误读、歪曲、覆膜着这个本来可以更加真实的世界?
人类历史同样是一个在覆膜与破膜之间更替的历史。中世纪神学覆的膜,启蒙运动将其戳穿;启蒙思想覆予的理性之膜,后现代思想又再次将其挑碎;而后现代之膜也终将走向破裂。
总之,从现实到想象,从历史到当下,一切都覆着膜,并且正如庄周梦蝶般的膜中还有膜。那么怎样面对这个覆膜的世界呢?又怎样把握这个覆膜的世界?佛家说“不堕名相,脱出义理”……
覆膜世界,早已成为了我观察自身与世界的出发点,成为了自我的世界观。
其次,来谈谈我对“距离与隔膜”的强调:
艺术家通常都善于运用各种手法拉近与观者的距离,甚至直接将观者引入自己的艺术语境中,进而使其信服这一个体艺术世界。相反,我的作品都是在通过各种材料的施设,不同边界的架构,不断提示观者与作者世界的差异性和距离感,让观者正视这一距离与隔膜,看到二者交流的不彻底性,进而能够更加独立地与作品及其作者进行交流。作品运用了各种不同材料,有些甚至是神秘的,效果奇特。但这些都只是手段而已,我最终想强调的依然是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距离与隔膜,而这种距离与隔膜恰恰是通往深层交流的必经之路,也是开启真正平等交流的必经之路。平等,是我想提醒观者与作者都要重视的,即放弃说教与权威,去进行真正的交流。
再次,来说说材料的意义:

QQ图片20160113104748_副本
《舞者No.1》  纸本水墨  68cm×140cm  2014年

材料对于我的创作而言,借用禅宗经典《指月录》的比喻即“指月之手”。人们要看到天上的明月,尤其是在有乌云干扰的情况下,最好依靠指月之手;但为了真正去欣赏明月,又不得不在借助指月之手后弃手而观月。再回到创作上,我的心性正如遮蔽在图像之后的明月,必须借助材料来提示和引导观者弃相而观心。所以材料于我虽然很重要,但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我不是一个为了材料而材料的创作者,我的材料的运用永远都会根据主题的需要而选取最适合的:需要透明即透明,需要半透明即半透明;需要光亮即光亮,需要亚光即亚光;需要开裂即开裂,需要波纹即波纹……至于有些观者只能看到材料而不注重材料之后的引导,就如同那些只顾看手而忘记赏月的人一样,没有看到最值得欣赏的佳境。
最后,来聊聊我的绘画题材:
我的艺术创作题材从来不与我的具体生活相脱离,所以我目前的四个主题都有扎实的现实基础。主题一“佛家题材”,例如《覆膜世界——虚云和尚》《覆膜世界——圣塔》等。皈依十多年来,佛学早已融入我日常生活的所有细节之中,并渗入了我的潜意识,使我的言行思维无不受到其深深的影响。主题二“日常题材”,例如《覆膜世界——曹溪一滴》《覆膜世界——一泻千里》等。很多时候我会被日常生活中的某个细节打动,当即就直观地用画笔去记录心性的迹象——我会被洗菜时的流水触动,会被如厕时的马桶吸引,会被橱柜里的旧衣物一次次地击中……正如禅宗所推崇的挑水担柴皆是佛法,山水花叶无非妙道。主题三“梦境题材”,例如《覆膜世界——枕中记No. 1》《覆膜世界——枕中记No. 6》等。每个人都会做梦,往往有些梦境人们醒后会去努力追忆,我也不例外,尤其对于那些指向童年与纯净的梦。而我是佛学者,在佛家眼里,世事本如梦似幻,梦既是真,真既是梦。正如《金刚经》中所云,“一切有为法,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应作如是观”。主题四“生命题材”,例如《覆膜世界——Thinker》《覆膜世界——熵》等。此题材最直接的缘起来自于好友女儿的出生。那时的我第一次被一个生命的诞生深深触动,随即开始了对生命孕育的思考与创作。禅宗经常讲“生死一如”“生死事大”,其实禅宗的最终归旨正是“了生死”,所以生死本也是佛学的一个中心主题。
以上是关于我个人艺术世界的简单阐述,虽然不可能面面俱到,但也算大略勾勒出了一个轮廓。另外,我也不想用太多语言去描述艺术,因为那可能是一次徒劳的尝试,亦可能又是对作品的一种覆膜,一种强加。

赵露:“另”出枢机 ——习惯规定性之外的“另类”突围

《覆膜世界——大兵No.1》四联  综合材料  200cm×120cm×4  2007年 赵露:“另”出枢机——习惯规定性之外的“另类”突围 ZHAO LU: ANOTHER CONCEPTION – “WEIRD” BREAKTHROUGH BEYOND USU Continue reading 赵露:“另”出枢机 ——习惯规定性之外的“另类”突围

赵露简介

QQ图片20160113105745《覆膜世界——自在》  综合材料  60cm×45cm  2011年

赵露简介 | RESUME

1980年,出生于山东青岛。
2005年,毕业于鲁东大学美术学院国画专业,师从姜永安教授。
200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忻东旺教授。
2014年,成为文化部直属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正高级职称)。
现居住并工作于北京。

个展 | SOLO EXHIBITIONS
2014年
另一个世界——赵露水墨作品展,喂空间,厦门。
隔•寂之境——赵露水墨作品展,国家会议中心,北京。
覆膜世界——赵露作品展,保利艺术中心,北京。

群展 | GROUP EXHIBITIONS
2007年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优秀学生作品展,清华美院展览馆,北京。
2009年
墨戏——第二届韩中青年艺术家交流展,驻华韩国文化院,北京。
“CUVE 1st”,韩国Space DA画廊,北京。
“新视觉’09——证伪”(第六届全国美术院校油画专业毕业生优秀作品展),何香凝美术馆,深圳。
2010年
“Premio Terna per l’ Arte Contemporanea”,罗马,意大利。
2011年
新学院精神提名展,环铁时代美术馆,北京。
2014年
第八届AAC艺术•生态•观察巡展新加坡站,A次方艺术空间,新加坡。
天天向上——筑中美术馆2014年度名师提名展,筑中美术馆,北京。
艺术澳门博览会,澳门威尼斯人金光会展展厅,澳门。
“黑白之境”,上舍空间,北京。
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CIGE),国家会议中心,北京。
三亚今日艺术博览汇,三亚湾红树林度假世界,三亚。
中国艺术品产业博览会,上上美术馆,北京。
瀚海20周年庆典拍卖现当代精品展,瀚海艺术中心,北京。
解构•解放——当代水墨邀请展,上舍空间,北京。
艺术北京博览会,国家农业展览馆,北京。
“身在其中?”,上舍空间,北京。
态——当代艺术邀请展,上舍空间,北京。
2015年
上舍雅藏展,上舍空间,北京。
洛杉矶艺术博览会(LAAS 2015),洛杉矶会展中心南馆,洛杉矶,美国。
《时装男士》时装新大陆艺术展,上品艺琅画廊,北京。

出版 | PUBLICATION
《新当代性:对当代性的重新思考》《艺术家图典》《隔•寂之境——赵露水墨作品集》《中国当代艺术家系列画集——赵露》《覆膜世界——赵露材料油画作品集》《东方艺术•大家》《新视觉》《收藏投资导刊》《艺术财经》《典藏•读天下》《芭莎艺术》《东方艺术•大家》《艺术财经》《Hi艺术》《艺术汇》《新视觉》《艺术界》《收藏投资导刊》《典藏•今艺术》(台湾)

赵露自述

QQ图片20160113110156《覆膜世界——拥》  综合材料  60cm×45cm  2010年

赵露自述
几番东寻西找梦,一个新腔旧调人
A DREAM SOUGHT EAST AND WEST, A MAN WITH ACCENT OLD AND NEW TUNE

“几番东寻西找梦,一个新腔旧调人”,这是我对自己的描述。两句话足以概括我这个人、我的艺术创作以及30多年的心路历程。
东寻西找。从年幼时读古文、背诗词、习书画的传统教育开始,我接触的几乎都是纯正的中式教育,满脑子的“之乎者也”“子曰诗云”,拒绝与排斥英文(后来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一心也只想成为一名像宋元名家那样的传统画家。那时的我无论功课急缓,午休的一两个小时几乎都是在练习书法中度过的,颜真卿《麻姑仙坛记》《颜勤礼碑》《颜家庙碑》,苏东坡《醉翁亭记》碑《丰乐亭记》碑等不知反复临了多少遍。周末与平日的国画学习,从《芥子园画传》入手,从一树一石到宋文治、钱松岩、陆俨少等近代大家,几乎为传统山水痴狂。一刀纸三个月,一瓶墨几十天的日子让我打下了深厚的传统艺术功底。正因为如此,后来高考时天津美术学院国画专业全国第一的成绩也算实至名归,但也同是因为这些,英文成绩没有达到当时天津美院的单科底线而划入省内院校——鲁东大学。
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在鲁东大学的国画专业“笑傲江湖”的我恰恰在此期间得遇前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刘爱民老师。他的点播与指引让一个当时内心充满愤懑的年轻人开始了油画的学习与创作之路。刘老师对我可说有再造之恩,不仅为我开启了一扇全新的艺术之门,而且领我上路,爱护有加,甚至屡次劝我退学,后来又建议我出国深造,而且由于刘老师是1985年“赵无极大师班”的学员,还许诺我留学法国时可以引荐赵无极大师。但命运依然跟我开玩笑,休学、学法语、拒签、重回鲁东。之后的我就沉浸于油画与水墨的创作几乎很少上课了,幸好国画教研室主任姜永安老师护佑,即保护我不被处分而有充足的时间创作,又给我很多关于水墨艺术的正知正见。后来经过努力考取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研究生,被一向严谨的忻东旺老师收为开山弟子,并亲近三年,得以深入传统油画堂奥。研究生期间除了西方重要艺术典籍,我还在清华大学图书馆中展阅诸多西哲经典,收获巨大,当然这期间水墨与传统也从来不曾远离我的生活。所以说“东寻西找”概括的是我的求学与求艺之路。
“新腔旧调”就是对我的艺术创作及艺术追求的最好阐述。正如我一直认为艺术从来不像科学技术那样以追求创新为生命。所谓的“创新”与“变革”只是20世纪初叶以来的工业革命、科技进步给艺术界带来的迷梦而已。艺术从来不是靠向外求新、求变得来的,相反它需要艺术家个体不断向内、向深处拷问生命与灵魂。今天艺术家面临的问题与需要解决的问题不会比古人更多或更少、更难或更易。因为关于生命、生活、人类的那些深刻的基本问题几乎从来不曾改变,只是换个形式呈现与求索而已。这些问题也从来都不会有统一答案。正如生命恰恰因为“不确定”“无常”而异彩纷呈、充满生机一般,因为没有统一答案所以更加需要一辈辈人去不断追问求索下去,而每一个对这些问题的个体呈现都将成为答案的一部分。所以“旧调”是必须的,因为艺术追求的是一种深刻的有思想的内核,而非流行的新颖的样式。具体到我的“旧调”中,有我皈依佛门十多年来的宗教影响,有我对生命与生活的所思所感,有宏大深刻的追问,也有挑水担柴的妙用。
再说“新腔”,也是必须的,因为墨守成规、因循守旧自然不是艺术。艺术需要符合时代发展的新形式,需要“笔墨当随时代”的担当。所以在水墨与油画技法系统研习后我又开始探索油画与各种材料结合的新方向。也因此摸索出了一条属于我自己的材料油画之路。经过多年的实验与探索,各种透明、半透明、亚光、亮光、龟裂等独特的材料运用与油画、坦培拉技法的结合以成为我的艺术语言。材料油画“覆膜世界”系列作品从画面白色底子的铺设,边界的确立,以及物象上层层材料的覆膜,都是在试图通过材料与媒介强调背后的距离与隔膜,提醒观者注意到它们,是为了引导观者更加清醒且独立地审美与生活,不要陷入他者的世界。而近期的水墨作品,我也在努力通过底色与边界去强调隔离感的同时,将物象本身置于背景底色中心,与四周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以至于观者即便走近画面,也总是有一段无法跨越的距离在画面中存在。多层积染冲刷使画面形象的虚化与消散,加上点线皴擦的运用,更加营造出一种周围空间对物象的挤压,以及物象对这份挤压的反抗与生命的震颤。那是一种个体生命在孤寂、消散与挤压中迸发出的强大活力。最终无论水墨与材料,只是手段而已,“新腔”只是为了更加生动鲜活而具时代精神地演绎深刻本然的“旧调”。
总之,距离、隔膜、画面中主体与周围空间的关系,以及主体自身的那份孤寂,是我一直以来关注与探索的“旧调”。材料油画与新水墨形式共同构成了我的“新腔”。这就是赵露完整的艺术世界,水墨与材料,“新腔”与“旧调”,二者缺一不可,相互协作,互为补充。

微观是另一种激进——谈赵露的“覆膜世界”系列绘画

QQ图片20160111153404《覆膜世界——青花床》  综合材料  60cm×45cm  2010年

微观是另一种激进——谈赵露的“覆膜世界”系列绘画
MICRO PERSPECTIVE IS ANOTHER KIND OF RADICALNESS – ZHAO LU’ S SERIAL PAINTING OF “PRECOATED WORLD”
文:王春辰  TEXT: WANG CHUNCHEN

在当今世界范围内大大小小的艺术盛会与不同展览中,我们现在的作品通常都是越做越大,一方面是新的空间关系所致,另一方面也是艺术家寻求艺术形式语言与观念张力的目的所使。但事实上任何事物总是以两个面向去呈现与发展的,今年4月初我去巴黎,在与东京宫馆长的交流中,他就表示在如今展览作品通常体量巨大的当下特别想看到微小作品,特别想做小幅作品的展览。
善于创作精致的小幅作品也是青年艺术家赵露最容易给人留下的初步印象。但其实他很早就意识到了作品体量与艺术语言之间的各种细微关系,进而在早期创作巨幅材料绘画的过程中,就不时地尝试转换幅面去探索自身艺术语言的更多可能性,所以当时大至数米巨幅小至十几厘米都有赵露“覆膜世界”系列作品的不同呈现。当然更多为观者所熟悉的还是赵露几十厘米的精致小幅作品,因为这是他持续时间最久,也是他经常参加各种展览的作品。我想如果没有早期大幅面与微幅面作品的反复探索与实践,赵露是不可能把尺幅不大的画面中空间与材料,主题与节奏把握到如此丰富的程度的。当然无论画作的幅面大小,赵露都是极其重视画面微观细节与材料语言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可以通称他的作品为“微观化绘画”。跟赵露交流的过程中,他表示最近小幅作品创作的数量有些多了,他意识到这样走下去可能会陷入某些局限中,所以个展之后的新创作他打算再次探索中大型尺幅的作品。我想这种思辨、反省、拉扯、平衡恰恰反映了赵露作为青年艺术家的一种独立精神与清醒意识。
其实,我们在这里要说的,就是艺术永远都处于互为质疑与对话的过程中。当作品超大变得流行时,则微小化成为新的挑战和观念的调整;当写实成为障碍时,抽象成为解放思维的手段;当视觉是第一需要的时候,观念则变得前卫和颠覆,而如果观念没有突破的话,那么在视觉上重新构建、组合与试验,未尝不是新的姿态。这里的关系是一种艺术思维的关系,也是艺术家去发现独立的语言与独立的立场所必须具有的一种精神,因为一个成熟的艺术家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声音。赵露想做的,就是这样一种姿态,他的导师忻东旺教授是以写实主题创作为主的艺术家,但作为学生的赵露却要摸索一条自己的路,他努力要走出很远 。在中国,我们都知道这样的难度,也知道这样做是与流行背道而驰的。他并没有躲在导师的光辉下扬帆起航借势而发而是选择了在自己的艺术世界、艺术语言中前行,我想这是需要勇气与魄力的。当然赵露自2007年至今一路走来也用作品与行动证明了自己当初选择的正确性,而且我感觉赵露的一个突出特点恰恰是善于发现和发掘艺术表现与思考问题的缝隙处,并在此基础上试验并探究出了一种新的艺术方法。以他的“覆膜世界”系列作品来讲,他将一层材料叠加于另一层材料上,这本来是绘画的厚涂法、积墨法、甚至拼贴法,但赵露将之再次深究,不仅图绘,而且增加了其他材料,不仅是形式的处理,更主要是表达意图的方法。每一层画面或材料不断树立边界、形成隔膜或轮廓,从画面表现上看是技法的混合使用,但从形式视觉上却产生观看的隔膜,甚至破坏感。这一过程如同在障碍中去深入内景,不断地迫使观者进入另一个视觉通道。赵露有意为之恰恰是为了让人们意识到画面世界是不同于观者世界的作者世界,作品不再像我们通常见到的作品那样诱使观者进入并相信,进而使之叹服。而是用视觉的语言逼迫观者独立地审视与平等地交流。赵露不喜欢以权威者的姿态过多地阐释与讲解自己的作品,因为他觉得真正的艺术品无需过多的语言修饰,无需赋予太多牵强的观念,艺术就应该是一种直观的交流,以心对心。他在坚持用画面材料不断“覆膜”地创作同时拒绝用语言为自己的作品“覆膜”,可以这样说,赵露的“覆膜世界”恰恰是为了引导人们去与作者及物象进行不同于表面简单语言交流的更深层次的平等交流,去观赏一个无膜去魅的世界。

QQ图片20160111153602《覆膜世界——虚云和尚》  综合材料  60cm×45cm  2009年

反观艺术史,20世纪的绘画本来是一个解体与解放的历史,但历史的惯性又常常反复、回弹。绘画不是变得自由和充分,而是某些情况下,变得累赘、倒退,甚至落入惰性之中。如果是一般性的绘画,不追求任何的意图或新观念的表现,绘画可以按照古典、常规、习俗去画,但即便如此,绘画这门古老的手艺一旦进入有理想追求的艺术家世界,它就成为个性表现、主体张扬、艺术求变的载体,绘画不再简单,不再是画笔与画布的平移关系,而将呈现出各种新的有意味的视觉关系。赵露的材料新用、结构重组,为的就是重新来构造绘画的认知和理论。尽管关于绘画的理论已经很多,但关于绘画的新实践并不是天天都有。就此而言,赵露的“覆膜”方法与绘画也就更加显现出它的特性与价值。这是将自己对世界的观察变成一种艺术语言与方法的举动,当一个人比较清晰独立的世界观被转换为绘画形式和空间视觉时,就必定会在画面中注入、暗含他对绘画重新阐释的新理念。
事实上,赵露在自己求学、工作、创作的道路上,做过很多尝试和努力,对自己的艺术道路走向何方也有过诸多的艰苦思索,甚至从阅读东方古代经典著作与西方当代学术经典中去询问作为绘画的意义。当然多年的艺术实践过程中赵露也会对自己的艺术之路有过怀疑、有过彷徨,但坎坷与幸运伴随的求学道路上还是得到了诸多名师的传授与指点,绘画本身才得以能频频有良好的表现,但这一切似乎并不能解决他内心的那种躁动和渴望。因为赵露的天赋秉性,这些既有的艺术程式一学即会,似乎得心应手,但却没有一种克服障碍后的畅快感,没有一种属于自己的成就感。这既是赵露自己的苦恼,也是作为艺术家常常会有的折磨,一种试图拥有自己独立艺术语言与创作理念的焦灼感。即便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谁都渴望着这样的艺术目标,但并不是所有艺术家都能有幸获得。我想艺术家的终极理想不是拥有财富与名望,而是寻找到并建构成自己的艺术语言和风格,一种与自己的生命与创造力有关的东西。对此,赵露也不例外。他渴望着成为自己、不做别人。
“回首向来萧瑟处”,在经过几年的沉寂和埋首,赵露认真地摸索着“微观化绘画”的可能性和它的表现力度。尽管大多作品形制不大、要素不多,画面看似极简,但由于几层覆膜的错落,使得构图形成几重关系,进而使作品指向世界的解剖和视觉的颠覆。他的绘画形成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展示了一个青年艺术家走向纵深的更大可能性。

 

物▪无——王小杰、孙世伟双个展

展览名称:物▪无——王小杰、孙世伟双个展 展览时间:2015年5月23日—2015年6月18日 展览开幕:2015年5月23日下午四点 展览地点:艺▪凯旋艺术空间 “物·无——王小杰、孙世伟双个展”将于5月23日于艺▪凯旋艺术空间开幕,此次展出的艺术家王小杰和孙世伟的作品都以图像的方式呈现了一种当下 Continue reading 物▪无——王小杰、孙世伟双个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