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感激流——通向语言的绘画

filehelper_1462584723591_477
歧感激流——通向语言的绘画

展期:2016年5月08日—5月18日
开幕:2016年5月08日 15:00
策展人:戴卓群

艺术家:陈彧君、段建宇、耿旖旎、侯勇、黄宇兴、吉磊、贾蔼力、李青、刘唯艰、马文婷、秦琦、仇晓飞、申亮、沈晔、宋元元、唐永祥、屠宏涛、谢南星、谢其、翟倞、詹翀、郑文昕
地址:今日美术馆二号馆

西方绘画的主体历史经验,从早期服务于神和宗教,中世纪之后逐渐转变为服务宫廷与贵族,到十八世纪后开始面向人与自然,民主化、自由与个人主义,虽然绘画的语言与风格自觉隐现,但绘画的对象和内容自始至终处于绘画的外部。现代主义革命所带来的成果,是将绘画本身变成了绘画的对象,将绘画导向了自身的内部。自印象派之后,表现主义、立体派、抽象派、超现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新具象、新表现…乃至超越绘画、反对绘画,绘画革命所导向的,不是得出绘画已死的论断,而是绘画自身的解放,是关于绘画的绘画,绘画自身成为绘画的对象。中国绘画传统亦有相似的进路,但是在元明文人画鼎革之后历史性地走向了衰败之路,如同中国历史自身晚到的现代性。
绘画存在于语言之中,也只有在语言的建构中,事物原本被遮蔽、不可见乃至不可理解的东西显现出来。绘画通过语言将真实对象予以分析、分解,然后重新给予新结构、新内涵,这种没有确切意义和充满不确定性的形而上学活动,使得绘画在与其客体以及时空之间产生新意,其意涵远高于原初对象一般的可理解性。
创作或行动在当下的绘画语境中,已然不再是再现事物直观可视的具体形象,不是为了模拟实在对象,而是为了让我们发展对事物的理解和思考。规定艺术意义的并非客观对象自身的属性,而是通过绘画语言的建构,赋予物像的增益,可以说,是语言创造作品,或者更进一步说,只有语言才是作品的灵魂。
绘画的语言方式使对象之间的关系和并存不再是纯粹偶然的结果,绘画亦不再体现恒定的、有限的、“真实的”意义,而是不知穷尽地努力去创造新的形式与意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