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物种”尤占平作品展

webwxgetmsgimg

“新物种”尤占平作品展

展期:2016年4月16日—5月10日
开幕:2016年4月16日15:00
策展人:李雪梅
艺术家:尤占平
地点:仟僖雅画廊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尤占平2014年个展的主题,也是我对尤占平作品的最好认识。尤占平生于八十年代初,他的成长背景和我一样,从记事到成人,我们这代人在不断地接受西方文明的影响及科技化、电子化发展带给社会的重大变革。近二十年的发展可谓指数级增长、爆炸式发展,我们每天都在接受新事物的诞生,不断在刷新我们的即有认知。前不久AlphaGo 4:1击败了李世石,“积分”排名世界第二,人们在人工智能输的那一局找回了荣誉、安抚了恐慌。但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结果,结果是4:1。
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带给人类的是什么?尤占平的创作以动物为形象,用拟人化的方式将它们置于人类社会语境中,来探讨当下人们的生存状态及社会环境背景,《五军之战》、《屌丝小蝇》、《种豆得豆》、《通天塔》等作品影射了社会环境,从群族关系及自发性集体意识探讨、年轻人成长奋斗史调侃及社会群体语系的建立等多方面作出思辨。
八零后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大多生活在小家庭中,对集体意识是不敏感的。《五军之战》是对自发性集体关系的形成以及自发性集体意识的特性的理解和隐喻,从对形象的塑造中体现出自发性集体的利益现象、从众现象、以及个体意识与自发性集体意识的一致与差异关系;《屌丝小蝇》以犀利、调侃的方式表现出八零后一代的成长奋斗史,略带批判与自嘲的方式体现了八零后一代在成长境遇中的无奈与妥协,这种时代大背景下的各种阶段性社会变革总让人有种追赶不上的恐慌和焦虑感,而这种恐慌与焦虑感恰恰反映出这个时代的特点与语境;《通天塔》则塑造了一个建筑结构关系,以此来探讨人类的发展欲望、过程、根基、代价等多方面的问题,剑齿虎头骨的形象是赤裸、直白地批判;《种豆得豆》从转基因问题方面提出了探讨:当繁殖的天然特性突破自然局限被人工利用后,还会发生什么、还有什么不能发生?凝聚了人类欲望的科技发展可能产生的不良后果要靠什么去约束,道德还是法律?
艺术创作总是反映了艺术家的个人生活背景及生活的时代背景,尤占平的另一系列作品则反映了他的个人生活背景。《破壳》、《撒欢儿》、《坤之韵》等作品是尤占平对其个人社会身份角色转变后记录式的真实表达。这种表达中既有迎接新生命的喜悦,也有对未知和新身份的担心和忧虑,它真实地表达了其人生某一阶段的情感,这种情感既是他的个人体验,也是每个经历过的人的共同体验,可以说是属于某一群体的共性情感。
尤占平用个性的艺术语言隐喻了社会群体的共性问题,他从一个视觉知识份子的角度体现了他的关心、思虑和疑惑,而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中的每一个人的感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