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世华的空白画布:抽象非抽象与具象非具象

L X 邱世华《无题》局部
邱世华《无题》局部

邱世华的空白画布:抽象非抽象与具象非具象
Blank Canvas of Qiu Shihua: Abstract and Non-abstract vs. Figurative and Non-figurative
推介人:夏可君 RECOMMENDER: XIA KEJUN

面对邱世华的作品,几乎一无所见的作品,我们感到无比困惑,如何去定义这样的绘画作品:是单色绘画?就是保留了亚麻布的颜色或者麻黄色?但亚麻布却经过了精微的绘画处理,其中有着丰富细微的色泽。是抽象画?看似没有物象,就是材质抽象画,但其实并非如此,随着光线不同,观看者角度不同,甚至心境不同,会看到画面上隐隐约约有着还在生长的风景或山水。因此,邱世华愿意把自己的作品在形象上称之为:抽象非抽象,具象非具象,而我们宁愿称之为:现成品绘画。
西方绘画,进入概念绘画与单色绘画之后,面对一个困境,就是无法区分如下几个白色绘画:就是一块现存布料,直接钉在墙上,名为空白1,这是现成品;或者以一块现存布料,还装上一个豪华的画框,名为空白2,这是概念绘画;或者在一块现成布料上仅仅画出这块布料的颜色与线条,名为空白3,也是中国极多主义绘画;或者是给布料打上白色底色后,再画上一个白色方块,这是一般的抽象绘画,名为空白4;或者就是白色绘画,比如Ryman的作品,这是单色绘画,名为空白5。西方艺术批评已经无法对这些空白系列作品给出评价,哪是一幅好的绘画,哪是一幅不好的艺术作品了。但是邱世华的现成品绘画,有着现成品的材质感,但不是抽象,有着物象,但是几乎不可见,保留了材质的现成品性,但却是名副其实的精微的绘画作品,透明的光色与气息的虚薄,让不可见得到了新的展现。
邱世华的空白绘画:表面看起来是一幅抽象画,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是亚麻粗糙布料的痕迹与肌理,这是保留了布料的现成品特性,但如何保留的?画又似乎不画,不画其实只是在画这个画布的布料色!这是利用了水墨的虚薄特性,即水墨性更为虚透与虚薄,如同杜尚梦想的“次薄”,因为水墨的渗透性,经过转化,让亚麻布生成为一张宣纸,具有吸纳性与渗染性,这是对亚麻布现成品的剩余化。而且,具有自然的生长性,画面是平面的,但没有维度,没有固定视点与角度,需要在移动中反复观看。也不是已有的绘画,而是“绘画一般”,因为邱世华作品面对的是绘画与视觉本身:没有什么可见,一切是空无,但却可以越看越多,越是空无化越是实有化,里面有着千岩万壑,有着自然的无尽生发,有着对绘画的逆转:越是抽象,但却越是具体;越是具体的景色,但却还保持着无尽的生长性与变化性。越是看起来像一个现成品的概念绘画,但却越是看起来像一幅印象派的风景画;越是看起来像一幅现代的风景画,却越是有着古代山水画的余影;超越了具象与抽象的西方式对立,使之来回过渡,这正是杜尚所梦想的虚薄艺术,保持微妙过渡与遗忘寓意的新艺术。

L 2014邱世华《无题》 布面油画 123cm×233cm 2014年邱世华《无题》  布面油画  123cm×233cm  2014年

L 2014邱世华《无题》 布面油画 210cm×300cm 2014年邱世华《无题》  布面油画  210cm×300cm  2014年

L 2011邱世华《无题》 布面油画 150cm×286cm 2011年邱世华《无题》  布面油画  150cm×286cm  2011年

本文发表于《美术文献》2016年第1-2期 总第111-112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