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FAF 欧洲艺术博览会2016——苏笑柏与朱金石双个展

433442r2423(03-1(03-14-11-42-55)左:苏笑柏 b. 1949,《绿松石-蓝》,油彩、漆、麻、木,190cm×183cm×15cm ,2015年
右:朱金石 b. 1954,《大觉寺一》,布面油画,180cm×160 cm,2013年

TEFAF 欧洲艺术博览会2016
苏笑柏与朱金石双个展
展位 535

展期: 3月11日至19日(上午11时至下午7时)
3月20日,上午11时至下午6时
地点:马斯特里赫特会展中心,MECC广场100

马斯特里赫特——艺术门荣幸宣布将于2016年3月11日至20日日度参与蜚声国际的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马斯特里赫特)。届时将有275 个专精于艺术、古董和设计的世界顶尖画廊参与展出。艺术门很荣幸能成为现代艺术展区第一间参展的香港画廊,以及三家亚洲画廊的其中之一。参展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马斯特里赫特)也反映出艺术门在香港拥有两间、及上海与新加坡各一处艺术空间,立足亚洲后,在欧洲日益渐长的影响力。

展位上将展出中国当代艺术家苏笑柏和朱金石的双个展,各自带来六幅绘画作品。两位艺术家都是“意派”的代表人物。高名潞教授用“意派”这个全面性的艺术理论来探讨中国的前卫、现代和当代艺术。高教授假定该派艺术家的作品根植于中国传统哲学,却也受当下生活经验的影响。这也是两位艺术家在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马斯特里赫特)的日次亮相。同为于八零年代离开中国的传奇人物,苏笑柏定居在杜塞尔多夫,而朱金石则在柏林,两人长期居住在德国直至回到中国为止。海外旅居的经验使他们在作品中融入传统中国元素和所受的西方影响,发展出各自独特的当代艺术视角表达。

苏笑柏(1949年生于中国武汉)的作品因使用中国传统媒材大漆而独树一帜,但他的作品却十分独特并极富当代性。苏笑柏聚焦于诸如颜色、形状和纹理等基本元素。这些元素间的多种组合呈现出独具特色的表面—从珠宝般的光滑到纹刻打磨般的质感,并由材料自身的历史性与自然特质呈现。苏笑柏的作品伴随着《宽厚—幽静》和《宽厚—怡红》这样的名称展现出丰富的情感性与诗意。受到佛经中”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一思想的影响,他的作品即是它们本身的固有属性。

苏笑柏于1987年开始在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进修。随着逐步接触前卫艺术,苏笑柏从90年代起开始远离具象绘画。2003年,苏笑柏偶然将漆作为媒介。在此四到五年之间,苏笑柏发展出一套运用大漆的独特技巧。他的作品代表了他的艺术选择,同时亦是一种偶然的结果,因为漆本身会以无法预测的方式风干。苏笑柏作品中的立体感来自于复杂的制作方法,包括增加挤塑板来支撑以及在漆层之上加以其他原料层,其多以水、油、色粉和颜料混合,通过以上这些手法创造一个静待打磨和凿钻的表面。苏笑柏致力于使用大漆为媒介的手法与他的创作过程犹如禅学冥想,高名潞教授也将苏笑柏的创作解释为”物我相生”的相互关系。

朱金石(1954年生于中国北京)是中国抽象艺术和装置艺术的先驱之一。艺术门将挑选艺术家色彩明艳的大型布面油画进行展出。朱金石以独特的厚涂绘画方式造就如雕塑般立体效果的作品。艺术家运用铲子和铁锹等工具来完成他的”厚绘画”,而作品通常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够完全风干。朱金石对抽象的创作手法来自于书写水墨的状态。艺术家首先需心无杂念,以双手联系天、地、心灵来创作,并沉入深思以至天、地、人三合一的境界,而在创作中达到最终的和谐。

尽管来自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影响在先前更多是源于传统山水画,但当代抽象绘画和朱金石在过去35年对艺术形式的不断探索,皆为抽象艺术于亚洲及西方的历史发展作出独特而丰富的贡献。

高名潞讨论到中国抽象艺术理论”意派”时,提出相对于西方艺术,中国的抽象艺术不是从现代主义而是从中国古代的信仰、传统和哲学中衍生出来的看法。尤其着重于结合书法哲学与从唐代开始提倡的” 三绝”(作品中结合书法、绘画和诗歌以达到最高境界)合一的理念。

虽然他们在德国被陌生的文化包围并面临全新的艺术形式,但无论是苏笑柏还是朱金石,仍然各自在内心世界寻回中国根源。由他们的艺术实践中不难发现传统的书法、草书、诗歌、道教、佛教和其他于现今仍在中华文化中的核心美学和精神的表现模式。艺术家们运用中式思想重新审视他们作品中的现代影响。

“我十分高兴艺术门将日次参与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马斯特里赫特)。我们很荣幸能在如此有声望的艺博会中成为现代艺术展区第一间参展的香港画廊。苏笑柏和朱金石的作品结合传统中国文化和现代文化,由此形成独特的表现手法。我很期待将他们的作品展示给更广泛的国际观众,并鼓励对多元化中国当代艺术形式的对话。”

——林明珠,艺术门创始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