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人启事——张正民个展

´òÓ¡

寻人启事——张正民个展

展期:2016年1月9日—2月28日
地点:华府艺术空间

前言
文/李小山
在我们时代,水墨画领域是最容易浑水摸鱼的地方,只要看看各种人怀着各种心思粉墨登场,就略知一二了。很有一种说法,当下已经形成了所谓的“水墨画热”——按我的看法,如果“水墨画热”是事实,那将会催生更多的投机者,无论是资本还是画家,或为利,或为名,肯定是忽悠的成分居多。我们看到这样一种尴尬的现实:一方面,以水墨为主题的展览数不胜数,另一方面,有成就的水墨画家可谓凤毛麟角。
我相信一点,无论是水墨画,还是其它画种,人为地制造热闹和繁荣都是无效的和短命的。水墨画的兴盛不在于参与者的“量”,而在于作品的“质”。这个道理其实谁都懂得,事到临头,装糊涂而已。正民与我多次谈及这一问题,他坚持自己的方向,不妥协,不高调,以作品说话——因为在他看来,一切宣言,一切口号都与实践无关,创作是不可知的,任何艺术家都不能事先规划好未来。我得补充一句,正民并不排斥理论,他只是抓住创作的核心问题,观念、技巧、表达等等,是在创作实践的过程中逐步完成和完善的。所以,正民宁愿不断以“试错”的方式进行自我纠错,而不是追寻所谓的“完美”。
“试错”是科学实验的概念,用在艺术创作里,并没有不妥。艺术家需要弄清楚何种方式适合自己,就必须不断调试。在当下,水墨画是一块试验田,各种方式、各种手段层出不穷。问题在于,它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很长时间里,有关水墨画的讨论汗牛充栋,很多人至今仍然各执一词。这是对的,创作领域的清一色是可怕的。但是,水墨画的价值,水墨画的边界,水墨画的艺术史意义这些问题是被悬置的。人们过多地关注它的功利性实效,现实压倒一切,以至造成思考的缺失和退场。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水墨画的问题要比其结果重要得多,这是因为:1,水墨画作为本土艺术如何完成“现代性”转换始终混沌一团,处在进一步退两步的境地中;2,大多数水墨画家受到外部势力的压迫和诱惑,很容易成为利益的俘虏;3,水墨画的生态已经荒漠化,资源的匮乏已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水墨画家面临的困境比想象的更大。我记得我和正民讨论过,除了以最大的决心和恒心向前迈进,别无他法,最令人遗憾的做法是停留在一半的地方,前后不靠——还是相信那句俗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正民这几年的作品相当有起色,使人刮目相看。具体来说,正民的作品注重整体效果,又不失细节。我前面说水墨画是试验田,正民是为数不多的在这快田地里开花结果的水墨画家。他把笔墨问题,韵味问题,形象和表现问题统统集中在画面的整体性中,视觉上颇为新鲜,技巧上不失细腻。不久前,正民和我说起,他正在做更深入的探究,希望把自己的想法完整地充分地呈现出来。我当然替他高兴,并且我想象得出,他的新作会呈现一种特别的魅力。
2015年12月19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