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看似熟悉的地方:赵一浅个展

赵一浅个展海报

一个看似熟悉的地方:赵一浅个展

展览时间:2015年10月11日—10月20日
开幕时间:2015年10月11日 下午4点
展览地点:今日美术馆|二号馆(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4号楼)

2015年10月11日,赵一浅《一个看似熟悉的地方》个展于今日美术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由著名策展人黄笃先生担任展览策划。

此次个展呈现赵一浅最新“在.不在.场”系列绘画作品。本次展览延续了以往“在.不在”系列作品中充满温情的“微情感”和“微叙事”的形式,新作品更强调记忆的视觉再现,重视对图像与情景、时间与空间、过去与现在、隐喻与现实之间关系的解读。尤其在创作过程中,他在形式上选择和编排的图像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将其纳入到文化关系之中,即在挪用与修改中赋予绘画以新的寓意。

出生于1982年的艺术家赵一浅的绘画表达的是平淡而诗意的形象,显示80后一代绘画渴望冲破“残酷”形象的束缚,走向自然、率真和内心的自由心态。生于1980年代的年轻画家成长和沉浸在去政治化的消费时代,早已没有了70后艺术受历史和理想主义熏陶的困惑和焦虑,成长经历深受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经济市场化以及文化市民化的影响。这就不难理解赵一浅的绘画专注日常之物的缘故,尤其是他在儿时与父亲相处时对钟表的记忆几乎难以忘怀。对画家而言,各种各样的物像附着的记忆,蕴涵了或多或少的个人往事和文化痕迹。于是,他把这些浸透记忆的日常物像(故事、时间、空间、事件和形象),经过个人对形象的解码和再编码,形成了一种“微情感”的绘画形式,一种新的绘画微叙事。换言之,赵一浅在记忆与想像、挪用与编造、复原与修正之间碰撞与交融,形成个人的视觉逻辑和艺术语言。这也构成了他创作的主要动力。

在此次展出的作品中,《一个看似熟悉的地方》(2014)所表现的图像似乎让人不由得进入到自己熟悉的日常家居世界,浅蓝色调的家具优雅而安静。若不是画家自己陈述,还以为就是中国的家居。实际上,画家去捷克首都布拉格旅游,光顾一家二手家具店,无意中发现其陈设的熟悉感,让人立刻联想到中国70、80年代居家陈列的东西。也就是说,每个社会都存在类似或相同的东西。他生动表现了这种带有熟悉感的社会主义家居,串联起每个社会都存在类似或相同的东西,只有室内墙上悬挂的巴尔丢斯的画和桌子上的头骨是画家后来加上的形象。这种以借用和修改的方法给绘画形式注入了新的意义。

与作品《一个看似熟悉的地方》不同,赵一浅在作品《表面看上去完整的不一定是真实的》(2015)中聚焦某些经过岁月甄别的不平凡的老照片,老照片既是当时瞬间形象活动的定格,又记录了与之相关的事件内容,以及涉及与事件关联问题的讨论和争论。事实上,他的这幅作品源自一张有趣摄影,即70年代的美国发生了一个重大刑事案件,由于目击证人害怕遭受报复,不敢直面摄影镜头,他们采用以这样背朝镜头的方式来了一张集体合影。赵一浅根据这一颇有言说故事的照片来进行绘画创作,他保留与照片一致的神秘背影的人物形态,剔除了照片中其余的东西,完全以大海来覆盖或替换,背影人物面朝大海,远方雷电划破天空。他把整个画面处理成充满怀旧和忧郁的灰色调,他们似乎在弥漫着诡异或不安的气氛中观海与冥思。然而,倘若仔细观察这幅画的细节,就会发现它显露出不符合视觉逻辑的形式,再现了一种非常真实的“荒诞感”。可以说,赵一浅的作品颠覆了该照片原意,通过对照片的修改及绘画形式的缩减,形成了既非此又非彼的“第三种绘画”——熟悉的陌生感的绘画。他的绘画如此主观解读,无疑包含或暗示或隐喻的内涵——作为舞台的记忆,作为舞台的图像,作为舞台的时间,都在人们的心目中缓慢地消失。赵一浅以这样的绘画方式让它们不再是隐秘的、被压抑的、晦涩的东西,而是可见的,涵盖叙事、事件和个人信息的形象。这幅画充分反映了“事实”与“理解”的辩证关系,既触及到美国70年代社会的司法问题,又呈现绘画本身的视觉想像。类似这样的方法也在他另一幅作品《我们平静着,平静着,平静着》和《巴尔蒂斯的拾穗者》(2015)得到印证——反思日常经验,反思视觉经验,以揭示画面隐藏的深意。
赵一浅的作品同时表现出了挣脱体系规定和约束的意图,他以微观日常经验为切入点,在超越日常之处找到平衡,抑或表现出惊喜的一面,又再归于明朗和平静。他的目光总是喜欢投射在个人生活经验中极具情感意味的东西,他的作品表现出一种充满温情的“微情感”和“微叙事”的形式,既让作品中的形象提出问题,又让作品中的叙事信息寻找答案。因此,他的作品所具有的包容性与开放性也让观众从各自经验和直觉中去感悟、理解、联想和想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