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抚摸

201509101353569584_1000_1000
无限抚摸
展期:2015/9/20—10/15
地点:ISGO画廊
每个人选择一种艺术表现方式,必有他自己的目的和必然性,而艺术创作的动机和作品后面的那些个体区别却太大了,他的创作形式只能是最能表现他的主观感受的那种形式。这也许可以作为我们进入《无限抚摸》这个展览的切入口,这些被归类的“抽象”,背后其实是不能归类的15个人的主观感受。
参展的15个艺术家,在一个“抽象”的大归类下,各自的主观出发点有很大的不同。从顾奔驰、李明、祁奋骏的作品里,可以看到艺术家强大的理性力量。顾奔驰的数学模型般精确的编织,李明的叠加重复,祁奋骏的直线构建,都是对自己的控制,有点像修行坐禅,在看似机械的创作过程中将内心的喧嚣激烈和矛盾冲突消解掉,他们貌似有序的作品下面,隐藏着某种偏执的绝对情绪。张永正和李舜的作品,是即兴的记录,有一种被无意识的状态推着走的感觉,是一种潜意识的释放,特别有灵性。孙策和关晶晶,殊途同归地在寻找当代语境下中国文化如何表现的问题,试图以中国人性灵的自适来平衡自身与外部世界的关系。正因为如此,他们两个人的作品,哲学家夏可君都专门写文章分析过其中包含的文化性思考。高科,李吉英,李平的作品,是对艺术视觉和材料的有意识的探索,高科用铁丝搅动流淌的颜色,被李平的单纯大色块打破的平面空间,李吉英以破坏完整来形成深层次的审美,形式感都很强。来自台湾的庞铫出生于艺术世家,祖父母是庞薰琹和丘堤,她的作品,追求画面微妙和丰富的变化,用点线疏密来营造空间的最佳平衡。吴放的兴趣是广泛且多元的,那些自由漫步游动的线和不经意的各种疏密的大小点,以及冷暖不同色调的组成,应该是情绪的自由表述。而画面上随意刮、划、擦、揉等汇聚起来的各种形态,同样可以让人体察画家的内心活动。郑龙一海的涂绘是他自己的精神沉浸状态的表现,在混沌和暧昧中寻找一种没有时间空间甚至没有个体的漂浮,类似一种寻找宗教对生命安抚。赵玉强和张洪立,骨子里,一个是音乐家,一个是诗人。曾经也是个摇滚青年的赵玉强,将一股黯黑气韵借鉴于画作之中,令其作品中的音乐元素视觉化、视觉经验旋律化和节奏化,也透过这种特有的音乐感,传达现今城市失语和未见的残破,混沌未明的居所与归属。张洪立说“当我对画面的每一条色条进行无线的重复描绘时,过程中经历着复杂感触与体验,精神的升华等等信息,我也坚信我的独特的个体信息会映像到每一条色条中。每一个笔触,每一层颜料在缓慢的与我无限次交流后,不在是死的,而是含有精神灵魂的鲜活之物。”
《无限抚摸》十五人展的艺术家,无论出于哪种个人精神表达的需求,用颜料用材料在画面上进行重复描绘,看似无具体物象,实质上是对主观灵魂世界的描绘,这种对画布的无限抚摸,其实是对各自灵魂的无限抚摸和述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