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拉克里·阿让诺度才:2558

未标题-3

寇拉克里·阿让诺度才:2558

2015年8月20日,中国北京
展览时间:2015年8月21日-2015年10月19日
展览地点:UCCA中展厅、甬道
主办方: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

展览“寇拉克里·阿让诺度才:2558”以“总体艺术”的方式集中展出寇拉克里·阿让诺度才的诸多作品,包括“身体绘画”和记录其博伊斯式神话的录像装置作品。展览开幕当天的演出由阿让诺度才携boychild,、AJ Gvojic、Harry Bornstein 和他的双胞胎哥哥寇拉帕特共同呈现。

自8月21日至10月19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推出“不明时区三部曲”展览系列的第二个展览“寇拉克里·阿让诺度才:2558”,持续探讨非传统意义上的时间性。本展是这位年轻艺术家的第三个美术馆个展,亦是他在亚洲地区的首展。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于UCCA甬道及中展厅中迂回陈列,包括绘制于牛仔布上的“身体绘画”和记录其博伊斯式神话的录像装置作品。展览开幕演出由与阿让诺度才长期合作的艺术家boychild、阿让诺度才的哥哥寇拉帕特和多名志愿者与艺术家共同呈现。演出舞台、灯光部分由AJ Gvojic负责,声音部分由Harry Bornstein负责。

在这一系列的作品里,每件结构相对独立的影像中,寇拉克里这位来自泰国的艺术家获得了自我实现——在《2012-2555》的“死亡拱门”、《2556》中的“炼狱”和《2557(在满是拥有滑稽名字的人的房间里以历史作画2)》的“重生”之中(“死亡拱门”“炼狱”“重生”均是其作品的副标题)。艺术家在这些作品中通过戏仿Duangjai Jansanoi在《泰国达人秀》上富有争议的“身体绘画”表演,调侃地解构了艺术世界中的二元对立——崇高和粗俗,西方和东方。该表演和泰国著名建筑师Chalermchai Kositpipa 对这场演出的电视评论都被完整地剪辑进《2556》中,并对阿让诺度才在甬道中呈现的绘画作品产生了直接影响。
中展厅播放的第四件影像作品《在满是拥有滑稽名字的人的房间里以历史作画3》)进一步将艺术家作品置于另一种宇宙观之内,并通过说唱向观众传达具启迪意义的哲学思想。天堂和地狱作为对现实世界互为对立的解释系统,均是由个人经验和与经验同步的数码纪录共同构成的“反馈回路”。“寻找那伽(蛇神)”的主题反复贯穿于影像及甬道的作品之中,它并非对异域文化的简单指涉(蛇神的形象广泛存在于各国神话历史中),也暗指阿让诺度才的实践犹如衔尾蛇(阿若波罗蛇)的永恒循环。

占据甬道和中展厅的作品构成了一件“总体艺术”作品。通过展厅中媒材所摆列成的人形(暗指他绘画类作品中常常出现的黄色人形轮廓),此概念得以进一步被强调。然而,虽然艺术家试图将展览呈现为一个感知整体,展览的两个部分还是呈现出不同的述说方式。艺术家的录像作品既对现代流行音乐录影带有所借鉴,又得益于伊夫·克莱因对其“人体测量学”的过程记录。而他那些未被挂在墙壁上的绘画,源于一组针对记忆和艺术物质性的反思命题。阿让诺度才经常把他的“牛仔布绘画”比作“Ctrl z”——大多数软件所定义的撤销功能。他常常将燃烧牛仔布,然后将记录焚烧过程的照片拼合到牛仔布上。以此,“牛仔布绘画”将时间压缩到一个平面上,矛盾地揭示出,创作一件作品需要付出隐藏作品的代价。曾于录像中多次出现的牛仔布,是他以影像记录的表演(对泰国达人秀中“人体彩绘”节目的重演)中的道具,也是展览空间中人体模型的衣着。这些不断重复的元素,在虚幻和现实之间切换,形成集体记忆的基础,一直延伸至物理空间,恳请观众借助格式塔效应,感知他的“总体艺术”。伴随着不断的变化、实施和修正,全球化趋势和数码化的呈现方式共同造成的变革暗示着时间和地理认知上的双重扁平化。在“不明时区三部曲”的首个展览中,黄汉明的作品反映出一种不确定的时空暂时性,营造流动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展览空间,并为碎裂的时间讽刺性地加上虚幻的线性逻辑。“2558”提供了另一种阐述,在美术馆中开启一个融化时间的具有情绪强度的空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