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衡作品 通向地狱之路:当代中国对美丽的消耗

通向地狱之路:当代中国对美丽的消耗
Way to Hell: Modern China’ s Consumption of Beauty
文:伊拉莉亚·波娜克萨 TEXT: Ilaria Bonacossa

封面2014江衡《迷你药系列》  陶瓷颜色釉  直径22cm,高65cm  2014年

江衡将自己的展览构建在威尼斯大运河沿岸的于米歇尔宫殿,隐喻一段穿越生命、死亡和美丽的传奇旅程。展览将绘画和特定现场装置并列放置,按照艺术家的意图进行设计,是对当代中国社会道德价值观崩溃的清醒批判。展览采用著名的AC/DC乐队在1979年发行的专辑名称作为标题,意在说明中国从一个相对贫穷和孤立的国家快速发展成为世界上最杰出的超级市场之一,但并不一定会走向快乐和幸福的未来。中国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已经完全改变了20世纪70年代后出生、幻想着用金钱“购买”青春和幸福的一代人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水平,特别是其欲望和道德水平。

这次展览是一次独特的空间体验,将带领公众穿越5种不同的物质和精神上梦幻般的空间。专为该展览创建的高科技壮观设施似乎呈现出一个可怕的中国未来主义社会,在于米歇尔宫殿的传统建筑中营造出充满惊奇雕塑、绘画语言、眩目光芒和黑暗角落的超现实体验。

在欣赏江衡的作品时,需要记住的是,中国在过去的25年中已经经历了重大的经济转型,中国的GDP增长迅猛,并且其国际贸易和外商投资额的大幅飙升已经超出了所有记录。

中国的水墨画在历史上一直代表着传统社会中道德启示的来源,其形式和内容永远都是紧紧结合在一起的。而江衡使用一个看似无妨的彩色调色板和一种扁平的卡通绘画风格,却营造出了一种微妙的不安氛围。他的绘画完美地描绘出了花开花落、蝴蝶和芭比娃娃的媚俗形象,并穿插着骷髅、血和箭头,是对生命和死亡的一种戏拟。

因此,江衡作品中的“美”是一个分散注意力的因素,摹拟了中国年轻一代对西方社会生活方式的渴望和梦想。通过他的画作,江衡表明了这些梦想和愿望的灾难性后果。从广义上说,与传统的中国艺术作品一样,他的作品具有高度的象征意义,因为绘制的一切都反映了画家整体的直觉意识中的某一方面。同时,江衡在他的作品中采用与当代社会相关联的物体操纵和替换了传统符号。事实上,展览设施或绘画中没有只为艺术存在的东西。鲜花盛开和蝴蝶飞舞是大自然中积极力量的明显表现,而头骨和骷髅则告诫我们生命的脆弱和渺小。

作为中国“卡通一代”的重要代表,江衡专注于其绘画的表层,采用其在传统的学术油画方面的技术知识,将看似“空洞”的扁平比喻形象与村上隆的“超扁平”绘画,以及商业广告和卡通相联系。他的绘画表现出了中国年轻人的梦想,但经过仔细欣赏后,会发现其实是一种超现实的梦魇,在传媒时代重塑了中国绘画中经典的道家形而上学思想,尖锐地批评了中国对西方消费社会中的梦想和生活方式的热情崇拜。通过这些展览设施,公众被离奇的作品所引诱和征服,与幸福相关的自然和传统元素成为了人类似乎消失的“后人类”世界中的机器。因此,作品《烟花》《彩虹》中,彩虹与梦想相关,烟花与庆祝有关。然而,作品中五颜六色的颜料实际上是在中国生产和在西方治疗时使用的药丸,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中国生产的大部分药丸被西方国家用来治疗。这种基于实现永恒健康梦想的盈利产业通过成千上万的各色药丸,为艺术家提供了创造脆弱的雕塑装置的可能性。类似地,烟花将观看者包围在移动的彩色药丸构成的三维万花筒中,似乎在不断爆炸,并改变着周围的环境,产生一种迷幻的感觉。

同样地,《物语》系列作品的展览装置中,高高的竹子笔直地安放在室内中央,同时作为一种围栏防护。这种大规模、特定现场的雕塑装置将传统书法中代表学者精神、并随环境改变但不会破碎的东西变成代表花卉、蝴蝶和鞋的装饰元素。从自然和传统元素向珍贵的流行室内设计的转变似乎在质疑自然和人为转换之间的关系,凸显当代社会在自然面前的无能。

也许展览中最引人注意的装置就是重建了一棵光秃秃的树,这棵树正在脱落的不是树叶,而是中国细分品牌的芭比娃娃。散落在地板上的娃娃成为了女性美的思想及其被西方媒体推广的商品化的牺牲品。树上挂着的娃娃让人想起戈雅的随想曲,并暗示中国生产的金发碧眼的娃娃正在慢慢改变审美模式,并创造新的女性形象。

江衡吸取了著名西方艺术家,如达明·赫斯特或坎帕纳兄弟作品中的关键要素,一直致力于将从西方角度传达的信息转变为从中国角度思考的内含。因此,“地狱公路”谈论的是价值观的快速消耗,将“美丽”用作一个倔强的元素,摹拟了中国年轻一代对西方社会生活方式的渴望和梦想,并暗示了其灾难性后果。众多的“少女”画作以及丰富多彩的雕塑装置成为了对令人不安的当代社会的描绘。作品的每一个细节都是非常重要的:鲜花盛开和蝴蝶飞舞是自然生命的明显表现,而头骨和骷髅则告诫人生的脆弱和渺小。

(发表于《美术文献》总第104期 2015年第6期)

 
2014江衡《物语》  40根竹子(长短不等)、纸本水墨  200cm×22cm×15cm×40  2014年
江衡《物语》 40根竹子(长短不等)、纸本水墨 200cm×22cm×15cm×40 2014年

《来之中国的礼物》展览现场
江衡作品《来自中国的礼物》展览现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