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磊集评

颜磊集评

他这一代艺术家寻求新的策略,以某种犬儒加嘲讽的姿态,直接渗入、拥抱和亲身参与到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全球系统中,与之交涉谈判,而并不放弃成为颠覆分子的可能。他们是实用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但同时人们必须承认这一过程中包含的临界性和反叛……它最终显现出的是今日艺术语境中持续发生的对艺术活动的再定义。

——侯瀚如

表述方式的专业性,体现在表述对其含义的自我方式的控制和其完整性上。在寻找一种正当的方式的同时,颜磊已经意识到艺术表现解述的标准化所赋予绘画的革命性的含义。这个含义体现为,当一种技术出现时,所表现出来的六亲不认的做法。在此时绘画不仅仅是一种个人表现的可能,同时绘画更是一种平面的理性的、程序化的制作。其完整性、共享程度和普遍的适用性使其完美和无可挑剔。绘画已不是绘画本身,而是制作的理由和更便于产生和流行的方式。
颜磊近几年的作品有效地将他的个人经验用轻松、智慧但同时让人难以容忍的方式展示出来。这种理性的偏激的方式和强迫性使我们认识到他个人化的方式和批判性立场。

——艾未未

在这些作品中,颜磊超越了对艺术世界政治的娱乐化批判,而去探讨基本的艺术问题:艺术同无可置疑的霸权实践的关系(这包括西方色彩理论,以及1950年代美国人发明的“编号绘画”,这是大商业对“艺术为人民服务”的挪用);全球资本主义将艺术作品吸纳为平等的贸易形式;在信息主宰时代的图像的功能,等等。如果在一个充满谎言,机器复制和被操纵的艺术世界里,诚实甚至是可能的。

——降落伞(Jonathan Napack)

颜磊发明了一种单色绘画的技法:他将自己收集的图片按照不同的亮度勾勒出若干的区域,依次标注出不同的号码,然后培植不同灰度的颜色。于是只要将一定编号的颜色涂在一定编号的区域就可以完成一件作品。他创造这种技法的目的是为了雇佣任何人来完成具有“颜磊风格”的单色绘画。

——皮力

颜磊《彩轮》 布面丙烯 80cm×80cm×16cm 2007年

颜磊《彩轮》  布面丙烯  80cm×80cm×16cm  2007年

本文发表于2010年《美术文献》总第63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