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广斌自述

蔡广斌自述
CAI Guangbin’s Own Account

《陈海公路》系列、《东滩》系列、《江湾》系列等几组系列水墨与影像并置作品,是我继《逝去》、《旧去》、《窗,窥露》等水墨作品之后,在2009年岁末及2010年完成的作品。这批作品主要以水墨与影像制作并置的方式组成。另外,《西郊公园》、《抑》、《癔》、《仍然》系列等作品仍然以独幅画的方式出现,但其影像水墨形式趋于成熟。部分作品之所以采用水墨与影像并置的方式,主要是考虑作品的主题,使之观念表达更加深刻。

题材的问题与经历有关,2008年秋我与朋友去崇明岛并决定在陈海公路中段一个厂区建座工作室。厂区四周被绿色的树木围绕,一条小河从边上安静地流过,所有这些都称心如意。然而,几次去那儿却都被笔直而悠远的陈海公路所吸引,久去的情绪笼罩着我的内心,那是一种早年时期的悲凉、甚至贯穿于至今的模糊的沉沉的东西。漆黑的马路在白日孤立地沉落在绿色的岛上,当黄昏时刻或夜深之时则完全陷入那大片的情色境界之中,人的内心深不可测。其实,很多时候当我审视水墨材料,头脑中想的都是黑色情节,这种情节被模糊之后便是黑与灰的世界。

这些意识的存留在之后的作品中突显出来。“陈海公路”与它伸向海边的湿地“东滩”还有“江湾”及“西郊公园”等夜幕下的景色形成作品,与我的心理遗存十分相融。水墨部分人的形象或肢体局部的心理刻画,同影像并置之后的视觉效果很精确的解决了水墨独幅作品过于含蓄的主题表达,强化了针对性。

一直以来传统水墨艺术,甚至今天的水墨艺术均偏重于墨韵的变化,固有的标准阻碍了水墨艺术的当代化。而在我目前的作品中墨色却是有所指,其敏感性超越了固有传统水墨的含义。这是种个人感受带来的水墨方式。我并不试图重现眼睛所看到的东西,我的这些作品影像部分的真实在并置之后被水墨化的灵动及黑、灰色所引入到主题意识的空间里;而水墨部分也在同时被纳进影像的真实领域中并构成了另外一种虚幻的真实境界。水墨与影像并置、互补,观念和特殊的形式使我的作品具有深刻的当代意义,因为沉静在黑、灰色中的眼神传达出了我所制造的精神和心理的真实。主观联想与下意识相叠合。影像选择也一样,概念的确立决定了图象的到位。结果是两种形式的弥合强化了作品含义,并进而催生出新的感觉,使之产生更深的精神指向。

影响艺术的因素很多,但主要的还是艺术家的个体心理、社会现实。2011年正月初五,当我惊听楼外震耳的鞭炮声,莫大的城市都在迎财神,我们生活在如此一个现实而实用的世界里,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许多事情,令人难忘。我想水墨艺术可以智慧地提取或浓缩这些现实种种,成为影响社会的作品。

另外,2010年我的一些独幅水墨作品继续了几年的摸索,深入分解了影像形式的细腻、直接,线路清晰,制作手段更加完善。形象的细节及肢体局部的皮肤感,显现的是人的内心情绪,如《抑》、《癔》等。还有《堆积b-1+2》、《堆积3》大幅水墨拼贴,用众多人物形象及肢体表情提示出人类生存状态的困境。

2011年2月9日于上海

自述 蔡广斌《窗·堆积》 水墨 230cm×70cm×4 2006年

 蔡广斌《窗·堆积》  水墨  230cm×70cm×4  2006年

本文发表于2011年《美术文献》总第69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