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的精灵 ——仇德树的绘画艺术

裂变的精灵——仇德树的绘画艺术
舒士俊

现代水墨在80年代已出现多元纷呈的局面,有许多画家为自己挖掘出水墨媒材的新奇表现而兴奋异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到了世纪末的今天,不少画家又感到自己过去经营的面目就好像是一个陷坑,要摆脱它再创新真是难而又难!——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呢?他们感到困惑。

而仇德树是个例外。他的“裂变艺术”很值得我们关注。

像一些画家偶然发现某种媒材、技巧一样,当初仇德树发现“裂变”也完全是偶然的。所不同的是,他一开始就把“裂变”与灵魂的伤痕及宇宙的经络维系在一起,这就为他开掘艺术的深度和广度提供了契机。他较的一些“裂变”作品,像《神秘的活力》、《生命之灵》等,画面恍兮惚兮,似有龙蟠凤舞、云水宇宙等浑茫景观,闪烁着一种抽象灵变的意趣。由于他的艺术具有原始的抽象意味和丰富瑰丽的色彩,很快便获得西方学术界的青睐。在80年代他曾两度赴美办展并讲学。

回国后,仇德树辞去了公职,闭门沉潜于创作。他的一批批新作,画面的形式和情韵似乎都在变。原来他通过裂变与拼贴的交迭来表现一种近景张力与幽深细微空间的交织共存,其“裂变”网络繁密交错,撕裂的宣纸毛口显示了一种情绪和灵魂的悸动;而在近期创作中.“裂痕”的空间表现似已明显拓远了,在以裂痕构成的大气势框架之间,他着意以拼贴加打磨等技巧,来虚灵地填充画面的空落地带,从而使裂痕所迸发出来的张力得到明显的消解和映衬,画面因而显现出一种宁静致远的清新情调。

仇德树孜孜矻矻于“裂变”语言的探讨。他既能沉湎于枯燥单调的操作,又能将操作与性灵、与宇宙造物的微妙法则结合起来。那些精心制作的裂痕就好像是精灵,时而精犷、劲健、突兀,时而纤细、曼妙、轻柔,似与作者的情感心灵相通。而他那些通过拼贴、托裱、打磨所表现的色块,则使幽深与淡逸相叠而相透,透露出虚实变幻的光韵。他所探索的一套表现技法,能够把宇宙造物的隐与现、微与著、虚与实,很微妙地表现出来,无疑已达到一个“道”的层次。

仇德树的创作抓住了中国传统精神的阴阳虚实法则,在具体的开掘修炼中表现出了一种惊人的定力。如他创作的平远裂变山水,就有好几组,加起来竟有四十余幅,而形貌神韵各有奥妙。他不仅不断深入探索同一题材、同一语言的不同表现方式,还苦苦追索以同一语言方式去拓展不同的题材。在拓展题材方面,他不只是迷恋纯抽象,还拓展到似与不似、抽象与具象之间的广大领域。仇德树所使用的材质语言与传统迥异,但对材质的微妙感应方式,却与传统的精神底蕴相通,这就使他驰骋的艺术天地显得无限宽广。

我一向以为,不深入探索艺术语言的画家,纵然获得了偶然成功,那也好像爬上了一个孤立的小丘,毕竟他是与大山无缘的;而深入探索艺术语言的画家,他一旦成功,就好像达到一个山峰、一个高度,而这山峰的高度又将成为他继续攀登的基石。近年来仇德树的画在海内外不断引入瞩目,正证明了他的画是很有潜能的,也是大有希望的。

我相信,迷人的裂变的精灵,会不断带给我们新的艺术享受。

仇德树作品2

仇德树《裂变—本源—升华》自画像(精神)  宣纸、水墨、丙烯、布  180cm×360cm  19998年

本文发表于2000年《美术文献》总第18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