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铨集评

梁铨集评
COMMENTS ON LIANG QUAN

选取非颜料材料的构思主要是对于这些材料背后的文化背景的关注。他把茶看做是代表中国文化表征的符号。梁铨甚至在行为方式上就是一个茶人,对茶理解已不同于一般人,进而把他对于艺术和茶道两方面的理解融合起来。在他看来,茶与艺术血肉相连。与那种传统绘画在内容上表现茶及相关的隐逸思想不同,梁铨对茶道和艺术的融合则体现了某种纯粹的禅宗精神境界。
——黄笃《抽象-极简-诗意》

梁铨就成为中国“抽象自然主义”的代表人物,以抽象的方式转换了传统山水画的所有语汇,同时也以空灵的山水画精神转换了西方抽象的崇高感和悲剧性,以柔和微妙的诗意打开了新的绘画空间,而且让抽象回到日常性以及个体的修身经验。中国的“抽象自然主义”,不同于西方抽象表现主义和极少主义以及观念主义绘画,也不同于日本的物派艺术,就在于:西方抽象走出崇高之后,以技术性和物性忽视了身体的个体呼吸以及修身实践,通过回到与贴近日常性和自然性,以及身体的呼吸意念的修炼,中国绘画回到了对生活方式和审美风格的塑造;在绘画语言上,则是空白的空出与让出(Let It Be,Rest-Lassen),使光的不可见与暴力的可见都变得柔和与细微,如同何乏笔(Fabian Heubel)所明确召唤的,那个打开了一个阿多诺与利奥塔在崇高之后所梦寐以求的“微观形而上学”的精神世界。
——夏可君《表面的诗学与抽象自然主义的可能性》

历来的绘画解释也是如此寻求这些自然性之品格特征的表述。但梁铨在这之上还看到了一层更高的精神存在:空。空是有关于禅宗的核心主题,并且存在于不同的层次。在绘画的创造性上,梁铨试图重新使用中国绘画的传统做法,即将品格的元素堆砌或“凑合”到形象上。
但梁铨试图超越自然形象这一载体,他使用了抽象几何的形象。在抽象形象的产生上,他也使用了堆砌的方式,并不追求西方式的关于抽象形象的整一性观念,这样梁铨的绘画成为了一种细节的叠加和实在性的延伸。这就涉及绘画的意义,他认为细节尽管有实在性,但就如同世界万物一样终究没有意义,他在细节的实在性上看到了空。
——朱其《梁铨:看到了空,以及绘画的真实性》

集评图 梁铨《喝茶的日子》之一 水墨、色、宣纸拼贴于亚麻布 95cm×125cm×2 2008年

梁铨《喝茶的日子》之一  水墨、色、宣纸拼贴于亚麻布  95cm×125cm×2  2008年

本文发表于2012年《美术文献》总第80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