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撒旦君,“重口”的纯良少年

撒旦君,“重口”的纯良少年
Mr. Satan, a Hardcore Boy with Pure Kindness
推介人:张玥 RECOMMENDER: ZHANG YUE

撒旦君对于古典文化和社会现状抱有一种情怀。拿“华夏异事录”来说吧,“六臂油蛛”、“桌底饕餮”、“筷中蝇猴”、“丢豕”……这些古典志怪风味浓厚的名词,配合着半文半白的解释,再加上笔法粗粝的毛笔手绘,描述的却是当代社会的时事现状。这是他对当下的关心,也是对历史的致敬。
细读撒旦君的作品,会发现它远不只猎奇和戏谑,这些小故事里有着创作者细致的思考和最深沉的关怀。
关于“独立漫画”

同为创作人的擦主席这样评价撒旦君:“Satan的漫画中独立的成分很多,画风的选择和分镜的处理很大部分来源于他对美术和漫画的认识和素养,而不是附庸成功案例讨巧地从潮流里面分一杯羹。这是最可贵的,也是独立精神的体现。”确实,2012年出版的撒旦君个人短篇漫画作品集《撒旦叔叔给你讲故事》就是一个绝佳案例。作为一本正规出版物,放入过多的实验精神是需要勇气的,而这本作品集的副标题居然堂堂正正地写作:“Satan重口味漫画短篇集”。不过撒旦君绝非让编辑头疼的“熊孩子”,对于独立创作他有着成熟的态度。
撒旦君:“独立漫画”这个词字面理解就是个人创作,并且创作者不受商业利益或外界评价的干扰。我在最早期的时候确实比较符合“独立漫画”的标准,但一旦有出版社介入,涉及商业利益的时候,就不太可能称为独立漫画了。我最开始“出道”的时候,比较看重出版社方面的意见,会对作品内容进行修改。但是后来意识到,修改后的作品已经违背了我创作的初衷,效果也不好。现在我会更多地坚持自己的本意,出版社也不过多地干涉我。如果最后无法通过审核,那么我宁愿不出版也不要曲意迎合。

除了漫画创作之外,我平时也会画一些插画作品。对于小众的漫画作者来说,能以漫画直接赚钱的机会很少,基本上是以插图来养漫画。插画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商业作品,这与个人的独立创作差别还是挺大的。不过最近几年,国内的编辑越来越专业,他们的审美品位也很好、喜好更多元,这使得创作者的发挥空间变得更宽。

关于“拙”
撒旦君的作品辨识度很高,它不精细、不“美”、不讲结构光影……但是,有趣。许多人素描速写水彩油画转过一圈儿之后又回归传统,1988年生的撒旦君好像完全不吃这一套,他很坚定地认为,“画面感觉”更重要。
撒旦君:在现在这个时代,一味追求传统美术技法是不够的。绝对不是说它不重要,而是说人们开始更注重画面的感觉。我们父辈那一代人,他们评价一幅画好坏的标准是“像不像”,但今天的年轻人绝不会这样。
我们小时候接触了太多西方审美的东西。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从美术课本上接触达芬奇、席勒、米开朗基罗,其实这与东方式的审美是完全不一样的。也许一个从小受水墨画熏陶长大的人,会培养出全然不同的审美眼光。
一个人的作画风格会随着时代而发生变化。我也并非只画“华夏异事录”那种类型的作品。我之前看山海经,以及水木茂、鸟山石燕等人的作品时,感觉到他们的线条中有种让人着迷的“诡异感”,它并不是那么追求精致的。由于华夏异事录也涉及妖怪文化,可能这种偏“拙”的风格会与它更加契合。
刚开始画漫画的时候,我还不太能驾驭那种大长篇的故事,所以从短篇入手。画短篇就会涉及更多种的故事背景和题材,古代的、现代的……在这个过程中我越来越感觉到,我们完全可以改变风格来适应不同的选题。比如说,画古代题材可以像松本大洋的《竹光侍》那样,画现代题材可以像谷口治郎那样。
关于“志怪”

正如文章开篇提到的,撒旦君对志怪题材近乎痴迷。他先从古籍中挑选中意的故事画成漫画,然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将其改编,现在则是更多的在原创。我向撒旦君表示了对“华夏异事录”创意的好奇,但是撒旦君却回答说:这种形式不是我“创造”的,而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

撒旦君:当我看日本浮世绘的时候感觉到,日本在文化保护和继承方面做得非常好。反观国内对古代艺术品的收集和保存就不太理想,普通人很难接触到比较完整、价格实惠的资料来源。好在现在已经有一些当代艺术家在开始慢慢寻找中式审美了,相较于十年前的情况已经进步了太多。
我从小就比较喜欢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在不断阅读的过程中我积累了许多的想法。有时我的作品里面会出现一些“重口味”的内容,会去画这些是因为我本人在看到这些故事的时候也感到很惊讶和好奇。我没有想到古人的文化里面还有这样的一面,所以最初是抱着一种猎奇的心态在画。
而说到华夏异事录,我其实很想以客观地态度去画它,仅仅把它当作一个现象记录下来。不过我既然把它画成鬼怪题材,许多读者难免会从中读出“讽刺”的味道。我的初衷其实是,这些社会现象是不正常的,不该是社会的常态。我担心人们一旦习惯之后,会把异常当做正常。我把这些异象画下来,几十年后人们再回过头来就能找到记录。我很少去画当下的热门话题,因为很有可能过两天就有人出来辟谣,我想保持客观性。
至于为什么我要用妖怪的手法来表现,这是因为妖怪文化的本质就是如此。古时候的人见到无法理解的现象就会把它归到神鬼的头上,而对于一些当代现象,我同样无法解释它。所以说,这种形式不是我“创造”的,而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

关于“中国漫画”
对于漫画,撒旦君持有一种类似“英雄主义”的论调。他认为“漫画天才”是推动行业发展的最大因素,中国市场亦然。然而对于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概率事件,撒旦君却怀着乐观的态度。

撒旦君:从手冢治虫那批漫画家开始,电影式分镜的漫画发展至今历史并不算长。在中国,能做到手冢级别的漫画作品数量太少,中国漫画还有一个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这代人要更加努力。漫画在日本生根的时候,日本的经济状况由于受二战影响不是很好。漫画作为一种低成本的休闲读物便迅速发展了起来。相较起来,中国现在的经济状况肯定比那时好,人们更愿意去影院看一部电影。漫画在中国只能是一个比较小众的亚文化产物。
目前国内特别优秀的漫画作品不多,原因之一是中国“漫画助手”这一环比较薄弱,画得好的人不太愿意去当助手,但自身还不够独立撑起一部漫画,所以往往转向了插画界。这是无可厚非的利益选择,但会导致好的漫画家难以招到好的漫画助手。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是,现在国内“天才级”的创作者还太少。可能我这种观点有点英雄主义的论调,我觉得日本漫画之所以这么牛,是因为他们有好几位王牌漫画家,诞生了很多经典的漫画作品。但是关于这一点我不悲观,因为现在有一批年轻的漫画师,甚至不少是“90后”,他们画得非常好。他们很幸运的一点是,网络资源的发达让他们接触的东西更多,这也意味着更宽广的眼界。90年后出生的画师们价值观还没有完全成熟,等再过几年他们一定会更加出色。

赵鹏《登闻鼓妖》 纸面、综合材料 26.5cm×19.5cm 2013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