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渣画”与梁硕

 

“渣画”与梁硕
“BAD painting” and liang shuo
推介人:付晓东 RECOMMENDER: FU XIAODONG

国画是大概2010年的时候突然喜欢上的,打那之后基本上除了书画的书和展别的基本不咋看。
画得很少,就有展览的时候赶出一批,因为掌握不好,所以画得还是挺认真的。
画家有画家的追求,我不是画家,有得画就画。
有得画,又不咋会画,又画得很认真,应该就很渣。

——梁硕《关于“渣记”的自述》

梁硕用他一系列不同媒介的材料的实验,搭建出了一套“渣”审美系统的模型。在这个系统中,任何一个单件作品和事件都只是每个足迹的证据,这个思维模型也被挤压到他近期的水墨作品之中。他的作品,拉你通过另外一个孔道,重新看待这个世界。
在那些我们视而不见的城市角落“渣”意盎然:雕凿成老鹰的玻璃钢假山石上被刷了漆的“学佛就是学自己”;精心雕琢的火箭式蓝色铁栏杆围绕的披戴了红色绸带的纪念柱的巨石;用铁丝和混凝土浇灌成的残破巨龙之头喉咙里伸出的PVC管喷出的激流。梁硕建立了自己的犄角旮旯的找乐系统,“渣”成为了审美系统的关键词,锋利尖锐地刺破了被政府机关或人工文化搭建的宏大叙事的景观主义之路。
什么是“渣”?

一、“渣”是传统的滥用、多余的装饰、廉价的替代品、无用的工具、失败的摆设、临时替代的材料,是巴洛克和洛可可的混合体,“渣”是充满情感的、浮夸的、易于激动和多愁善感的浪漫主义,从头到脚充满了可感性的愉悦,是一种不适当的享乐主义。

二、“渣”是充满矛盾的,它们是美学上的垃圾和废物,却显得高傲得不可一世。它们制作起来非常麻烦,却成为丑陋的粗俗的炫耀。“渣”代表了一种中产阶级心智特征的那种试图超越阶级限制的典型的享乐。中产阶级是一个积极进取的阶级,“渣”在本质上是一种试图达到补偿性的放松娱乐的享受,有意识地试图逃避日常现实的努力,也体现了缺什么补什么,冒充其他阶层身份标志的进取态度,比如对纪念品的庸俗崇拜、旅游景点文化的追捧、名人合影、历史牧歌,以及冒险式的未来布景,从而逃入多元想象的异托邦中。“渣”以宽容为特征,以一种欲盖弥彰的矛盾性组成,具有没有不可测的出人意料的炸裂的开放性。而如此具有激进性的趣味,却正是我们这个社会自己生产出来的所有人的趣味。

三、“渣”具有不真实的虚假特质,是廉价的好看、华丽的垃圾,无法被任何体制收编,与品位和修养背道而驰。“渣”是一种阶级上的背叛行为,也是一次伦理革命,它从虚构的一个过去的时间,划向了一个不真实的未来,在不真实中获得了瞬时的美,用虚构的传统应和文化、历史的陈词滥调,实际上已经没有不虚假化的传统。“渣” 无时无刻不在用传统反对其自身。

四、“渣”具有廉价性,是一种低成本的放松,“渣”是俗套的、陈腐的形式,已经被预先消化过的,所以接受起来没有难度,是一种净化的戏拟。它与机械复制时代的生产方式的扩散有一定的关系,是大众文化受到意识形态和虚假意识操纵的露马脚处,唯其失败所以美。消费者以巨大的数量无知觉地接受“渣”,“渣”在现实的生活世界无处不在,“渣”建立了一个大众交流的美学系统。
梁硕的水墨“渣画”,直接用文人画的笔墨颠覆了“雅致”的审美习惯,成为另一种对传统语言进行挪移使用的观念化作品。

F梁硕《渣记二十九》 纸本水墨 28.5cm×35cm 2013年

F梁硕《渣记二十五》 纸本水墨 35cm×28cm 2013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