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期 超写意油画专辑(2001)

第24辑 超写意油画专辑(2001年)

学术主持:陈孝信

主题:周春芽 吴翦 葛震 洪凌 莫雄 张小涛

新作:吴高钟 刘锋植

Issue No. 24 (2001)

Theme: The Contemporary Super Free-Style Oil Paintings

Academic Host: Chen Xiaoxin

A.T: Zhou Chunya, Wu Jian, Ge Zhen, Hong Ling, Mo Xiong, Zhang Xiaotao

A.N: Wu Gaozhong, Liu Fengzhi

24

 

超写意油画解说辞
陈孝信

史家认为,油画这门外来艺术传入中国以后,迄今已有两三百年的历史,而在这块古老的沃土之上真正生成、发展也有了近百年的时间。这期间,几起几落,时兴时衰。就其基本样式而言,中国油画大致上可分为三大类:一,写实:以前主要是古典写实和“苏式”写实两大支派,最近又添了“新写实”、“玩世现实主义”等。二,“写意”(后面讨论)。三,前卫类:主要是以摹仿、移植、转换欧美前卫派(或曾经是前卫派)的架上绘画为能事;当然这里的“前卫”一说只能是相对而言。在几度起落兴衰中,写实类几乎总是受着各种宠幸,因此,人数众多,发展也比较顺利。命运最为坎坷的自然是前卫派油画,但却也因祸得福,备受关注。相比之下,容易受冷落,又不太引人瞩目的偏偏是“写意”类油画,因此,本文有理由借此机会强调一下,希望引起更多同仁的关注。

写意是中国传统美学的一个重要范畴,且又有传统文人画作为有力佐证,故已毋须赘言。“写意”油画,顾名思义,是要以东方的写意传统作为立足之地,同时大量吸收、借用欧洲油画传统中的部分样式(主要是早期现代主义的油画样式,如后印象派或称印象派之后、野兽派、表现主义等),加以综合、改造、转换而逐步形成的油画样式,抑或可称学派。不管是东方的写意范畴,还是西方的表现或是抽象范畴,都被赋予了新的内涵,不再是旧有概念,特别是与表现主义的界限,比较的含混,也比较难确定。所以更确切一点说是“超写意油画”。“写意”油画家大都有着较深厚的传统素养,且带上了较为明显的东方情结,同时又有着很强的民族自尊心,不愿让西方的大师牵着鼻子走,所以他们立志要在自己的文化土壤上生成和发展油画这一门外来艺术,建立自己的油画学派。且不论功过成败,其志尤可嘉许。

在这一学派(目前对“学派”这个说法,还不能太认真,因为它还在形成过程中)中,出现了两头大中间小的格局。早期的画家有关良、刘海粟、潘玉良、汪亚尘、林风眠、吕斯百、卫天霖等。其中林风眠的成就最为显著,堪当“写意”油画领衔人物。在“苏式”写实油画的“大一统”之中,该学派遭受重大挫折,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在“苏式”写实体系濒临解体的前后,出现了一些“写意”油画的佳作,如吴作人的部分作品,苏天赐、吴冠中的写意风景等。改革开放以来,“写意”派油画终于打开了一个新生面,除了一些老画家(如苏天赐、赵开坤等)外,又出现了一批颇有实力的中青年画家,如尚扬(《大风景》时期)、詹鸿昌、于振立、陈钧德、洪凌、贾涤非、周春芽、陈淑霞、贾鹃丽等(其中有的画家介于写意与表现或抽象样式之间)。带有写意倾向的画家就更多。本辑介绍的,是更年轻的一批新人。

目前,中国的当代艺术正处在一个十分重要的转折期,即由国际性的本土样式(如抽象主义油画、表现主义油画、超现实主义油画,抑或某种程度的折中样式等)向本土性的国际样式(如黄永砯、蔡国强的装置作品,又如赵无极、刘国松的架上作品)的转换。这自然是一个更为艰巨、复杂的工程和过程。在建设这样一项重大的工程的过程中,“超写意艺术”肩负着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担当着 个重要的角色,具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它也将与其它一些成昊一起汇成一股真正的“中国流”,从而向国际艺坛展它的影响力。

(本文发表于2001年《美术文献》总第24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