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涛的现成品画书:创伤的治愈及其生长性

2015郁涛《十本黑了的书》 综合材料 244cm×69cm 2015年
郁涛《十本黑了的书》  综合材料  244cm×69cm  2015年

郁涛的现成品画书:创伤的治愈及其生长性
Yu Tao’ S Ready-made Painted Books: Cure of Trauma and Its Growth
推介人:夏可君 RECOMMENDER: XIA KEJUN

郁涛对现成品绘画的理解,是重新面对画、物品与绘画三者之间的关系,在他看来,要保留物的“物品性”,而不是去描绘一个物;但要成为“画”,有着画工的持久工作,但还保留物之物性;它还是“绘画性”的,确实给人以绘画平面的第一直觉,但又并非传统的绘画方式。
具体而言,郁涛对于现成品绘画的发明,乃是面对书本与图册,通过裁切收集的书册、画册、系列报纸与日常笔记等这些“物品”,反复地种色与筛色,使之呈现为看似材质式的抽象作品,又看似装置性的绘画作品。郁涛的工作让我们看到了现成品绘画的另一种样式。
通过对各种书本器物的“养化”处理,日晒雨淋以及各种不同方式的“上色”或如同撒种与播种一般的“种色”,使之可以继续生发、生长,以此时间性的养化过程,改变了现成品的本性。郁涛现成品绘画的制作过程可以提炼为:裁书—贴书或贴纸—水养形变—控制形变—种色—筛色。
郁涛面对书,回到了对于书的原初经验:即封闭与打开的那个转换,其中有着矛盾,即书一旦做成可读书本,就仅仅剩下内容了,不再有书的物质感,而一旦回到物质性,我们还有被书割伤的那种痛楚记忆,但又丧失了实用性。那么,如何可能既要有着书的物质感,就是物感,还要有着可读性,但这种可读性并非一般书册的意义可读性,而是形式与抽象的可视性呢?这是郁涛对书的切割,反复的切割似乎又放大了“创伤”,显得过于暴力,那么如何愈合这创伤呢?这是郁涛面对书册之生命直觉的开始。随后,他发明了自己独特的制作方式,就是“养化”:通过日晒雨淋等等方式,让物之物性激发岀来,发生形变,从而具有了生长性。这样物就获得了新形态:在生成之中的、有着控制与不可控的形态;如何是一幅画呢?这是保持绘画基底平面与物品的关系,让基底的纸屑与平面上的物象是一体之物,都是图册切割出来的;并且反复制作,如同来自于湖南南方老家的艺术家从做腌菜受到的启发,要反复做,直到味道出来。
从书本身出发,无论多厚多薄,呈现出一个新的经验,经过水泡后,书页发生变化,这是充分发挥传统水纸的虚薄作用,即渗透的原理,反复养化,让纸张充分接纳水性与时间性。用水反复去养,用各种有色的水去养,胶也会贴合,也有偶然性。看起来就如同宗教寺庙的壁画,之前所画的图像,后来因为持久的烟熏而变化了,有着丰富的叠加:绘画层,肌理层,风化层,这三个层面的叠加是一个原理,虚薄却有着内在的厚度。
郁涛的作品,乃是把现成品做成似画的物品。强化物品,但又似乎是画。看似现成品:即书本,也是画:抽象肌理与迹线,还是物品:即在反复制作与把玩中成为一个如同古器出土的时间包浆物。因此创伤得到了治愈,而且让书册的纸张得到了细微的呼吸生长,那是魂魄的生长,是物之魂魄的不断醒来。
郁涛的现成品绘画化以及绘画的物品化,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现成品的绘画化”——这些裁切与上色之后的作品,因为书册的厚度,看似“准雕塑”,有着浅浮雕的触感,书本乃“物品”,在切割后去掉了实质的信息内容,仅仅留下斜切的线纹形式,形成抽象画一般的肌理,看似某种材质的肌理化抽象,但又是“互文性的”,回到了书本与文本,平面基底上还有着碎纸叠加粘贴的文字,郁涛让书册直接进入作品,不是传统绘画对物象的参照与描绘,而是直接把物置于画面上,但又不是画出来的,而是把“物”直接置于平面上,让现存实物直接显现,但又经过了精心的时间化处理;另一方面则是“绘画的物品化”——郁涛不是把自己的创作当作绘画来做,而是当作器物来制作,就如同民间的漆匠,或者古代楚文化的漆工,以“日工”的工作态度,把绘画当物品看,如同一些小纪念品,吸纳了织绵、碑刻等等的器物视觉制作方式,突出了物品的特点与坚实性。
由此呈现出几种不同的样式:或通过斜切面的色彩错叠,形成立体雕塑性的装置;或集中于单册书本上,看似一个个小小的纪念碑,宛若一块碑石,这是书之废墟,带有历史的苍茫感,如同无尽的铭文,如同魂魄萦绕的残骸物;或者在底板上出现剩余的纸屑,这些从这本书册上撕下来的剩余物还是同一物,但有着互文性,相互诠释,并非抽象画,具有隐约的可读性;或者更为混搭,在底板上贴书与贴纸,对肌理更为自然性地利用,细碎与厚实并存,形成对比;或者整幅作品只是贴上纯粹的纸屑,更散碎,接受时光的变形与养化,任其自身生成,不受控制,仿佛可以听到每一片纸低微的声音。
郁涛的画书让我们看到了书之废墟,书之涅槃,书之挽歌,书之魂魄。这些画书,乃是诗人马拉美所言的:“在厚度上,借助于灵魂的堆积,就如同小型的陵墓。”而书册的堆积,还是从黑色的混沌中被切割后,叠加起来,形成了魂魄感知的新平面,这些采集起来的剩余物,这些残骸,乃是伟大的黑色珍宝,是记忆的凝结,是再次的招魂仪式。

“画书——郁涛现成品绘画展”展览现场 北京圣之空间艺术中心 2015年(二)
“画书——郁涛现成品绘画展”展览现场  北京圣之空间艺术中心  2015年(二)

X 2015郁涛《新旧约全书》 综合材料 56cm×78cm 2015年
郁涛《新旧约全书》  综合材料  56cm×78cm  2015年

2015郁涛《撕开的蓝色》 综合材料 244cm×69cm 2015年
郁涛《撕开的蓝色》  综合材料  244cm×69cm  2015年

L X 2015郁涛《十二本白了的书》 综合材料 244cm×69cm 2015年
郁涛《十二本白了的书》  综合材料  244cm×69cm  2015年

本文发表于《美术文献》2016年第1-2期 总第111-112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