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期 当代水墨画专辑2(1999)

第18辑 当代水墨画专辑2(1999年)

学术主持:陈孝信

主题:胡又笨 朱青生 张洁 陈心懋 张强 仇德树

新作:严隐鸿 燕柳林

Issue No. 18 (1999)

Theme: The Contemporary Ink Paintings 2

Academic Host: Chen Xiaoxin

A.T: Hu Youben, Zhu Qingsheng, Zhang Jie, Chen Xinmao, Zhang Qiang, Qiu Deshu

A.N: Yan Yinhong, Yan Liulin

18

 

编者语 陈孝信

笔者曾在1998年10月召开的。山西灵石·90年代美术现代与趋势研讨会于趋势研讨”上指出:在水墨艺术(注意:不是水墨画)领域“三分天下”(指传统与创新派中国画;现代水墨、彩墨画;边缘性水墨艺术)之势渐成。有的与会者认为,所谓边缘性水墨艺术东西不多,分量也不足,鼎立之势难以成立。笔者的看法是,这种说法低估了边缘性水墨艺术已有的和潜在的能量与影响力.甚至脱离了一些基本事实。 边缘性水墨艺术(也曾称为观念水墨)肇始于80年代中期,始作俑者中有吴国全(黑鬼)、谷文达、仇德树等。十多年中,不断有人从事着方面的创作探索。其中,影响较大的艺术家还有王川、王天德、陈心懋、徐虹、朱青生、王南溟、杨志麟、洛齐、陈铁军、张强、冯斌、汤国、燕柳林、严隐鸿、胡又笨等(海外还有刘国松、杨诘苍等.本辑选刊的是其的—部分)。 从学理上讲,边缘性水墨艺术是西方的观念艺术与中国传统的水墨画、书法艺术(或媒材)经过某种方式、方法“嫁接”的结果。所谓“边缘”应是双重性质的:既处于观念艺术的边缘,又处于水墨画、书法艺术的边缘。之所以会这样,有其深刻的话语背景。 简言之,从国际语境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找到并依托一个本土的转换支点:而从本土语境的角度来看,我们又必须经历一次“娜拉出走”(从传统的“笔墨中心主义”出逃)的过程。 在边缘性水墨艺术现象中,观念因素往往起着支配作用,处于主导地位。但问题的出发点却是传统水墨画和书法艺术的现代转型。所以,这里埋伏着—个根深蒂固的“水墨情结”,亦即东方情结。 目前,这—领域的事业方兴未艾,正需要各方面的理解、关注和支持。

(本文发表于2000年《美术文献》总第18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