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輝: 《無話可說》

未标题-1

周俊輝: 《無話可說》
Chow Chun Fai: I Have Nothing To Say

藝術家出席酒會 2015年8月20日(週四)下午6到8時
Artist’s Reception Thursday, 20 August 2015, 6 to 8pm
展期 2015年8月20日至9月12日
Exhibition Period 20 August – 12 September 2015
漢雅軒

香港 中環 畢打街十二號 畢打行四零一室
Hanart TZ Gallery
401 Pedder Building, 12 Pedder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852 2526 9019 hanart@hanart.com

無聲的觀照:周俊輝的《無話可說》
任卓華

周俊輝個展《無話可說》訂於2015年8月20日(週四)晚上6-8時在畢打行漢雅軒開幕。

周俊輝的最新個展《無話可說》對香港近年來的實況幽了一默。他持續關注那千變萬化的生存環境,包括網絡世界中的虛擬現實。或許大眾對周俊輝的「電影繪畫」及「攝影裝置」已相當熟識。他目光敏銳,抱著玩味十足的心態,一方面從電影中尋找一些能啓發觀者思考當下境遇的隱藏信息,另一方面又從古典藝術中吸取靈感,參考創作方法。在本次展覽,他把目光延伸到日常在智能手機上的所見所聞,從WhatsApp、面書到微信上收集圖像,創作出一系列以手機截屏為素材的速寫。

周俊輝的創作可說是對「香港身份」的形態學研究,包括已過去的、正在變化的以及將來不確定的「身份」。他從電影中挑選故事片段及相配的中英字幕,再以輕鬆有活力的筆觸,把那些素材處理成極具意味的架上繪畫。他經過細心分析,挑選出讓觀者聯想翩翩的場景和對白,意圖揭示其個人當下的心理狀態,或切入其生存環境,即香港的時局。過去一年,香港的文化及政治環境在不同層面上都經歷著激烈的動盪,充滿紛爭。同時,社會上充斥著種種讓人憂心的「造假」現象:電話騙案、人造雞蛋、滿口謊言的政客及假新聞等等,無奇不有。

在這個紛亂的時局中,或許我們已無法停留在立場判斷或身份認同的思考層面上,因為恐怕我們連立足之地都快堅守不住了。本展覽中一幅大型「電影繪畫」尤其引人注目,周俊輝以柔和透亮的色彩繪製出電影《細路祥》(陳果執導,2000 年上映)的一幕經典場景。該片段畫面的設置是在1997 年香港回歸之前,三個小孩騎在一輛單車上,在尖沙嘴海濱眺望港島的天際。當「細路祥」指著對岸並告知其玩伴該處是添馬艦時,另一位女孩(來自大陸的無證兒童)卻說:「我知道,那裡將來是解放軍的」。

而在另一組「電影繪畫」《讓子彈飛》系列中,周俊輝則運用較暗的色調來繪畫該齣電影(姜文執導,2010 年上映)的經典情節。那部黑色喜劇以上世紀二十年代的中國為背景,講述一群政客、軍閥與土匪之間的混戰角力與身份轉換的荒唐故事。

《手機截圖》系列則讓我們更深刻地見識到「造假」現象的嚴重程度。例如大陸媒體以《星球大戰》的電影截圖來宣稱中國擁有保護南海的重型武器,或者是北韓媒體宣稱官方已經成功派國民登陸太陽,又或者是關於安徽省某男子按照其偶像雷鋒的長相來整容的報道等等 (實際上雷鋒是一個文革時期虛構出來的模範人物),這些「造假」無一不令人咋舌。它們原本是作為「真新聞」被傳媒報道,只是後來都被網民拆穿並在網絡上貼文討論。同樣在「造假」,值得注意另外兩件展覽中的「攝影裝置」。周俊輝在《舟上的金正恩》中扮演北韓最高領導人,把自己的形象植入一幅最近被國際熱烈討論的一幅北韓政治宣傳圖像。之後,他再運用同一組拍攝道具來製作出《最後審判米高安哲奴的船》,以其進一步強化身份轉換的創作觀念。

總的來講,周俊輝的《無話可說》揭露了一個隱藏的生存實況,當中充斥著造假、荒誕與失實。他身處其中並無聲觀照。套用約翰˙凱奇的一句名言,可以說:「周俊輝無話可說,可他正在說。」

(中文翻譯: 林昶汶)

未标题-2

周俊輝 《細路祥─「那裡將來是解放軍的」》 Chow Chun Fai Little Cheung, “it will belong to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2014 塑膠彩布本 Acrylic on Canvas 244 x 488 c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