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金韩国个展:异时空间

由金个展:异时空间

——空间与时间的另类视角

 

 2

     我们身处的空间与时间很可能并非一系列统一连续的时空。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所感知和经验的时空由空间和时间两方面的异质性(heterogeneity)构成,其程度可能会让我们感到讽刺。在这一点上,福柯(Foucault)所提出来的“异托邦”(heterotopias),即无法共存的不同空间性错综交缠、重叠的空间性概念,或“异质时间”(heterochronias)即非共时的时间性被混合成共时的时间性概念,都为解释我们这一时代所具有的奇妙而复杂的空间性和时间性提供了大量的暗示。而同时,对受环形替代空间(Alternative Space Loop)之邀举办本次展览的中国艺术家由金所涉猎的艺术领域进行解释,似乎也将对此有一定帮助。其原因在于,这位艺术家通过在一个画面中对这种不同时间性和空间特性的交叠和暗示,创造出独特的绘画性,我们试图将之视作思考空间和时间的另一种视角,一种此时此地与异时异地相互交叠的时空,以审视由金的艺术世界。因为这般真实、感觉的现实,以及这样的时空,通过不同时空性——即“异时空间”(heterotopos)——复杂而多面地影响着我们。

 9-%e5%9c%a8%e6%a2%a6%e9%87%8c-in-the-dream-180x150cm-%e5%b8%83%e9%9d%a2%e6%b2%b9%e7%94%bb-oil-on-canvas-2015_%e7%9c%8b%e5%9b%be%e7%8e%8b

在梦里-In-the-dream-180x150cm-布面油画-Oil-on-canvas2015

     在艺术家的绘画中,许多不同时空的风景重叠于同一画面中。不同的时间、空间都混合在一起。这种有着复杂时空的风景尤其需要留心,因为这种种风景之中包含着走上异于西方中心的现代化道路的亚洲景象,亚洲的现代化之路是高速增长和密集型发展的道路。西方现代化进程由系统化和符合自身的发展构成,而与西方不同,诸如中国、韩国等亚洲和东方地区不得不在一段并不长的时期内重复西方的发展模式,一些固有的东方文化也不得不与西方模式共存;因此形成混合不同空间和时间片段的独特社会文化景观。近代、现代和当代以精微的方式相互交错,汇集成另类的时空文化。就此看来,东方必须经历迥异于西方和东方传统意义的第三条道路,即“非近现代及当代”或“超越近现代及当代”(non/extra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eras)。中国不得不面对的、个人在高速发展和增长中体验到的复杂时空景象,同样全都在由金的艺术中占有一席之地。在这一方面,艺术家的绘画表现了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共鸣,他必须亲自经历这样的生活并用尽全力揭示丰富可感的环境。

 7-%e8%a2%ab%e9%81%97%e5%bf%98%e7%9a%84%e7%a9%ba%e4%bd%8d-forgotten-vacancy-180x280cm-%e5%b8%83%e9%9d%a2%e6%b2%b9%e7%94%bb-oil-on-canvas-2015_%e7%9c%8b%e5%9b%be%e7%8e%8b

被遗忘的空位-Forgotten-vacancy-180x280cm-布面油画-Oil-on-canvas2015

     尤其是,因为艺术家亲身经历了多元文化和混合文化,呈现在他眼前的空间和时间变化实际上可能要更为剧烈;在他所经历的这些文化环境中,东方无法绕开其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而中国社会的急速变革又带来了高速的社会、文化发展。出于这个原因,西方的现代和趋异性特征与东方的传统和趋同性同时可见于由金的画面。东西方不同的时空特性在一件作品中共存。而在文化上从排他到开放这一过程中逐步建立起来的中国年轻一代的自信可能也在这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种自信表明了中国年轻一代的特点,他们并非单纯地接受西方事物,而是依据自身需求令西式文化现代化。尽管由金的作品具有西方油画传统的特征,但其中不见对西方的茫然追随和崇拜,而清晰呈现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和年轻一代固有的风格偏好,还有形成艺术家自己的思考和情感的某种意愿。人们能在由金的艺术创作中找到这几个方面的明证,这位艺术家试图通过他自己的感受力创造出独有的绘画风格。

 6-%e5%bd%b7%e5%be%a8%e7%a4%be%e4%bc%9a%e7%9a%84%e7%81%b5%e9%ad%82-fragmented-soul-in-a-trapped-world-150x200cm-%e5%b8%83%e9%9d%a2%e6%b2%b9%e7%94%bb-oil-on-canvas-2015_%e7%9c%8b%e5%9b%be%e7%8e%8b

彷徨社会的灵魂-Fragmented-soul-in-a-trapped-world-150x200cm-布面油画-Oil-on-canvas2015

     这一点,也恰恰是一直以来致力于推介亚洲新晋艺术家并为他们提供交流平台的环形替代空间所关注的。由金作品中潜藏的东方和亚洲价值观,契合其作为中国年轻当代艺术家的身份,以及这位艺术家在未来跳出东西方二元对立之藩篱的发展潜力。这是因为,由金并非只是在当代中国创造实验绘画风潮的艺术家,他同时也是拥有独立特行的思想和感受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正是以此为基础,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中国社会急速变化的浪潮;他还是一位通过跨越数字媒体、时尚、设计等多个领域,扩展当代绘画可能性的艺术家。他的这些特点具有独特的重要性,使我们能够重新思考当代艺术中绘画性的意义。

 心治

     这位艺术家的绘画方式并非停滞不动,他有如绘制轨迹一样推进创作,似乎看起来进展缓慢,但实际上迅速敏捷。就好像在他自己的作品中重复着中国当代绘画历史上激动人心的开端,从日常场景和物品开始,逐渐扩展其绘画的空间特性,同时以一种另类的线性手法表明时间性,艺术家通过这些方式加强其作品的密度和力度。由金的绘画,由艺术家特有的细节、具有造形感的线条和出众的色彩感受构成,其审美上的完成度就可让作品大受欢迎;但这位艺术家在此基础上加深了一定程度的私密性和复杂性,他通过这一最后步骤让作品更进一步。艺术家在画面上所实现的空间性和时间性很可能正在深度上持续加强,在环形替代空间的这场展览中,人们可以窥见艺术家近期的这种变化。总体而言,空间和时间的特性复杂地纠缠在艺术家的构图之中;线条和平面、线条和色彩以及曲线和直线以各自固有的规则对画面产生影响。例如,如果以直线表现基本结构和构图,曲线则可能被用于容纳艺术家的情感及其表达。大幅作品的创作中,艺术家首先赋色,然后画出各种形状和边界。就是说,他的思路是从色彩转入线条的,从整个创作过程上来讲他选择的不是加法而是减法。值得注意的是,这位艺术家表示,他用色彩来承载象征和意义,而他甚至通过调整线条的过程——即通过艺术家自己的思考——来控制这些象征和意义。

 5-%e4%b8%8d%e7%9f%a5%e6%89%80%e6%8e%aa%e7%9a%84%e9%a3%8e%e5%85%89-overwhelmed-landscape-200x300cm-%e5%b8%83%e9%9d%a2%e6%b2%b9%e7%94%bb-oil-on-canvas-2015_%e7%9c%8b%e5%9b%be%e7%8e%8b

不知所措的风光-Overwhelmed-landscape-200x300cm-布面油画-Oil-on-canvas2015

     看来,我们更应关注艺术家如何在作出最终决定时权衡他的各种想法、感受和表达方式,而非通过某些一致的结构和构图来分析其画面。即便是艺术家复杂的构图,最终也只是某种效果,而并非通过事前精心计算和构造所得。因为不同可视空间和时间本身的实质可能是感受的问题,这种感受源自对真实时空的不同体验,这种时空与明确的、结构复杂的观念相对。我们在现实中所面对、体验和感觉到的时空性,其本质很可能是未被完整而均匀地还原的许多感受的冲突与感觉的积累。就此看来,虽有复杂精致的画面构图,虽有贯穿构图的错综的线面结构,由金的绘画更类似于如情感流动般的东方表现形式,而非西方的表达。这位艺术家也似乎对观者的看法作出了回应,他表示,其创作的重点在于清空和整理,相对而言做出复杂形式其实更为容易。也许正是因为这一原因,由金的绘画普遍包含了复杂空间和时间特性之间的纠缠,其具象的方面十分显著,但同时也能看到由抽象凝练和高度概括达成的部分。具象和抽象在同一图像平面上确切地共存。正如艺术家自己所说,重要的不是所见到的时空中的事物统统都汇集到画作之上,,换言之,用心去组织和整理更为重要。就这一点而言,将这位艺术家的创作可理解为一种“心治”的过程,即为反照心灵的过程。。他的作品揭示出一种极为西式的绘画风格,而东方思想却贯穿由金的艺术根基。出于这一原因,由金在绘画过程中注重思想与精神的平和稳定。最重要的是,他甚至通过心灵的精神之眼来审视呈现如奇观般多元而复杂的时空景象。事实上,也许没有任何空间和时间的特性能与内在思想的凝视与感受一样易变和多样化。甚至乎,现实中处于动态的空间和时间,也根据人的意愿也可以改变其多元复杂的面貌。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由金的绘画一般采用大量明亮的原色,同时与补色形成对比,犹如中国的传统绘画。就是说,他的作品的色调和色泽有着既非十分鲜亮又并不暗沉的感受。这样的色彩感受也与艺术家对如今现实世界的思考相关,对于如何通过色彩表现某种象征和意义,由金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抱有对现实的批判性态度,但这种批判态度并不极端,因为他似乎以对生活普遍的乐观主义处世。尽管我们可以通过艺术家在画面上表现出的色彩感来解读由金的这种处世态度,但其呈现的并非仅是华丽的色彩,艺术家好像在通过跳出单纯视觉感受的色彩感来给观众传递着他对这个世界的精妙而丰富的看法。

 从另类视觉时空到自由

     出于对中国急剧变化的政治、经济和生活的关注,由金的绘画全面地涵盖东方与西方、传统和现代社会文化之间的相互矛盾和相互冲突。相异的时间性和空间性的维度已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必然结果,艺术家成长于其中。因此,对由金绘画创作的理解应当从比其复杂精致的绘画技术和风格、动态的构图更为宏大的角度出发。由金的作品充分地涵盖了他亲身经历的如今不断变化的社会给个人带来的影响。因此,体现着这些东西方文化差异的事物常常出现在他的绘画之中。这样的例子包括诸如老虎、熊猫和米奇老鼠等动物形象。尤其是由金画中经常出现的无数重叠、连续的中式门窗,它们引发了意味深长的影响。因为门窗是穿梭于不同世界之间的入口和出口,也是连接各个世界的媒介。而这位艺术家更深层次地延伸了其中的内涵。这数不清的的门窗,偶尔已被拆解了的模样出现在画面中,如旋涡般十分不安地穿行空间,在如此复杂的空间的某处往往还出现楼梯或座椅。这些在暗喻反复解构和重构的中国社会快速变化,艺术家也许将窗户、门、座椅和楼梯视为某种坐标,让观者知道自己在这般变化无序的世界中所处的空间和时间。在类似的语境中,偶尔还会看到懒散松弛的人物出现在这些复杂的空间和时间序列中。之所以有这样的人物出现,也许是因为如此复杂多变的世界有时令艺术家难以承受。我们面对世界在时空上的变化,同时持续着流动与停滞,开放与封闭的重复。在视觉上,由金的绘画无疑也包含着无法预测的时空之变。然而,最终满布其画面的事物似乎朝着明确稳定的规则前进,这种规则试图以平静的心境来审视混乱无序的世界,而非以任何极端混乱的时空来面对世界。如同处于“混沌世界”(Chaosmos),这种规则尝试维持艺术家的某种精神状态,试图在经历复杂多样的空间和时间特性之时平静以对,而非滞留在那些特性之中。因此,由金的艺术创作中可视时空的另类特性再度转变为可视时空中静止和运动的特性。而贯穿这些静止与运动的时空特性的,也许类似于艺术家面对世界时的某种意志、取向或自由。在观察中国社会至今为止的无数变化,并在无惧自身变化的同时努力捕捉剧变中可视的空间和时间特性之时,由金试图理解的正是这种“自由”。因此,在急速变化的中国社会中尝试维持自身平衡时,这位艺术家质问自己:他所处的可视空间和时间特性为何?这些问题并非仅限于由金一人。因为我们在观看由金的绘画时,也将有机会反思自己所占据可视空间和时间。这么看来,由金的绘画所揭示的也许不仅是围绕我们的复杂而多样的空间性与时间性。这些绘画也许还揭示了随着时空性的流动而产生的变化以及由此延伸的我们自己的不断变化。从这些特征中所见的实践性的特征将艺术家的作品与东方思想和情感结合起来。这是由于艺术家并不是单纯地重复现实中的解构与结构,他让我们感受到动与静的能量和创作的活力,并促进了另一种变化——试图通过在重复和变动之中重归平静的心灵感受多元世界之时,这种变化也将是自由的。因此,由金的绘画似乎不断尝试通过视觉交流来激励观众,在这里,我们将在现实时空的折叠和舒展之间解放自己。(闵丙直,韩国环形替代空间联合总监)

 展览现场

1050447296

371156376

145786488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