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兄弟访谈:我跟一家专做无意义事情的公司聊了聊意义是什么

6
果兄弟《尘埃计划》  行为艺术、照片  尺寸可变  2015年

 

坚果兄弟访谈
我跟一家专做无意义事情的公司聊了聊意义是什么
AN INTERVIEW WITH NUT brothers
My Talk with a Company Specialized in Doing Nothing Meaningful on Meaning
访谈人:李妖妖(VICE)、坚果兄弟
INTERVIEWER AND INTERVIEWEE: LI YAOYAO( VICE ), NUT BROTHERS

李妖妖(VICE,以下简称“李”):为什么会有创立无意义公司这个想法?
坚果兄弟(以下简称 “坚果”):去年在上海找工作的时候,一直在想为什么人要工作,上班后有个同事说他只能做无意义的事情,这大概就是无意义公司的起因吧。

李:招募兼职的时候,里面有段话提出了几个问题,包括“人需要工作吗?”“动物和植物,都没有8小时工作制”等等,这算是这项行为艺术主要探讨的课题吗?
坚果:是的。无意义的事情人们都不愿意干,如果有一家无意义公司,招聘员工做无意义的事情也有工资拿,那人们就会发现这些事情是多么有意义。公司里设定的30份工作,都有不同的指向,共同点就是都没有生产力。

李:注册这个公司难吗?经营范围填的是什么?
坚果:还好,找了个代理公司,花了两三个星期就注册下来了。经营范围当时乱写的,找了个广告公司的模板。

李:最先和最后想到的几份工作是什么?

坚果:其实没有什么最先想到的,也有些是以前的白日梦,每年我都会有一两百个想法,后来就从这里面挑了一些比较好执行的。比如在斑马线上,等绿灯亮了和汽车赛跑,这个是以前的点子;或者发明一个节日,并且发誓保证全世界知道这个节日的人不能超过1个;还有想出5个不同的请假理由等等都是最后想到的。

李:一共30份工作,总共收到了多少份应征?
|坚果:五六十个吧,基本都是年轻人,女孩偏多,豆瓣的招募大多数都是这样的。

李:招募中有一条是“说说对无意义公司的看法”,大家都是怎么回答的?
坚果:有人说这让他想到了一位心理学大师欧文亚隆:“他定义了生活的4个终极问题:不可避免的死亡;内心深处的孤独感;我们需要的自由;还有一点就是,也许生活并无一个显而易见的意义可言。当我听到这句话——人生本无显而易见的意义时,顿时恍然大悟。本无意义,并不是没有意义,它是告诉我们,不需要执著。任何我们觉得有意义的,其实就是我们创造或者认为他人觉得有意义。”也有人说对他来说“无”也是一种意义。

李:选定他们来工作后,你怎么和他们沟通的?
坚果:就是直接告诉他们工作内容,也会闲聊些七七八八的,但是不会讨论无意义公司,在他们工作的过程中,我也只是充当一个观察者、记录者。

李:过程中有突发状况吗?
坚果:有一个意外的状况,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那一次。原计划是那哥们通过和路人互动来证明,后来没想到园区的保安和巡警都过来了。他们说不能这样干,那哥们就说他真的不是精神病。他们就一直要赶我们走,我一直没介入,就是记录。那个哥们有些不爽,后来必须得决定是去园区办公室还是继续这份工作,他选了去园区办公室,等于就提前结束了工作。

李:执行之前没想到会有这些意外?
坚果:没有,我有个朋友之前在天安门扇自己耳光,然后警察就过去找他了。没想到华侨创意园(深圳)的底线居然也这么敏感。

李:活动现在还没结束,你觉得大方向是在朝自己想要探讨的主题去展开的吗?
坚果:还好吧。很多人只有“意义”才能舒服,只做有意义的事情,通过虚荣、野心驱动,去成功、去赚钱,这个过程伴随着竞争、残酷、理性和目的,它是文明的产物。但是无意义的事情更接近自然,是模糊的、混沌的、漫无目的的、放松的、有趣的。

IMG_5797
坚果兄弟《表演——乞讨》  行为艺术、图片  尺寸可变  2016年

IMG_5814
坚果兄弟《表演——愿赌不服输计划》  行为艺术、图片  尺寸可变  2016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