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博访谈:关于Bullshit的对话

dsadasdasd
李博《Bullshit》 北京饭店现场

李博访谈
关于Bullshit的对话
AN INTERVIEW WITH LI BO A Dialogue on Bullshit
访谈人:杜曦云、李博  INTERVIEWER AND INTERVIEWEE: DU XIYUN, LI BO

杜曦云(以下简称“杜”):为什么用牛粪做材料?
李博(以下简称“李”):牛粪说来是让人感觉挺不屑的,但这又是最能准确地表现此时此地的人们的位置和生活现状的。前天看了一篇文章,还是天津爆炸的事情,讲述了三个人,做饭的阿姨、白领和身价过亿、好像可以通点儿天的老板,那一夜之间全部清零,“在这条望不到头的漫漫长路中,无论是厨娘、女职员还是老板,都找不到迅速回归平静的办法,困住他们的不是某一个具体的人或事件,但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三人直到这时才意识到,他们原来生活在同一个世界”。这是文中的最后两段,故事就不讲了,一会儿发个链接。
这种事情太多太多,即使天津这么大的事情在民间和网络上也是几天就过去了,慢慢的又被各种八卦和谎言所掩盖,这些人(天津爆炸受害者,各种事件的受害者,包括我们,也许有一天将会落到自己头上的事情)和牛粪有什么区别?大多数人以八卦和无事不欢的心态来看待这些,有关或无关部门的一再不屑,没有反思的时间和诉求。牛粪好的方向也就是被燃烧和种庄稼了。
如果没有反思,没有真正去揭穿谎言和面对真相的勇气,牛粪终究是牛粪,不管是被塑了金身,还是流淌着鲜血的人们,是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有人说艺术是高大上,是平常人们不会关注的,是奢侈品,是骗子,是爱好,是投资等等。艺术本质更是一种表达方式,但表达什么是最重要的。我们不谈表达理想,也不谈什么为了人民之类的道德绑架的空话,就按最自私和每个人息息相关每时每刻来说,我在通过艺术的方式揭露真相和寻找真相,社会是需要被批判和自我反思的……
想起一段话,“全世界袖手旁观无动于衷的人都应该遭受责备。就像英国诗人约翰·堂恩那首著名的诗,‘谁都不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分,都是无边大海的一部分,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也是如此。任何人的不幸都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还是那句话:理想不谈,别让一切被洗脑后奴役不公落到自己的头上。也不想再做牛粪,因为都是牛粪,所以每当我看着牛粪的时候,它好像成了我的座右铭,但这个座右铭是“我跟你不一样”。

杜:牛粪是从哪里收集来的?
李:呼伦贝尔草原上,至少都是草,绿色纯天然没有化学饲料……

杜:在做这个作品的过程中,对牛粪有什么感受?
李:刚开始拿到牛粪样子的时候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不过本能地先闻了闻,一点味道没有,这好像就亲近了不少。大大的一坨却无重量,能在水上漂起来,落地无声。毕竟是作品,就又进一步烘干和杀菌。让这些牛粪达到最稳定的状态,然后密封,上红色或贴金,这时候明显感觉到都是牛粪却有着不同的立场和态度,一种很荒诞的感觉,又是真实的。
此时此地的人们把所有的一切都和物质绑在了一起,但不管是物质还是鲜红的热血,本质上来说都是无法得到真正的自由的,因为我们已经帮助真正掩盖真相的人掩盖了真相,别以为有金身,也别以为热血沸腾,可没有真相、没有自省的话,一切都是Bullshit!

杜:这个作品为什么叫《Bullshit》?
李:Perfect is bullshit!世界上一切完美都是扯蛋,这句话能很好地解释我为什么要用Bullshit,想了好久的中文名字,好像没有合适的词能简单明了准确地说出这个作品。要按字面意思就是牛屎,还是公牛的,这个词意义很多,最早用于17世纪,
1.禁忌语,废话,无稽之谈;
2.哲学:真理之外的不满,质疑反对,代表另一种观点或不感兴趣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3.胡扯(口语化);
4.荒谬的念头和行为,无意义的;
5.古法语,欺骗,欺诈;
6.不关注社会真相内容的本身,而是一种引起关注,使人印象深刻的方式。
这个作品源于社会的荒诞和胡扯。

杜:你在百分之一的牛粪里放入了纯金,相当于设置了一个金融游戏,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我先来解释一下这个游戏:参与者通过微店或淘宝官方链接购买“Bullshit”,“Bullshit”中有百分之一藏有金条。该艺术品您可以不砸,也可以选择“砸粪寻宝”。将购买到的“Bullshit”(不论是完整的还是砸开的)拍照上传到您的微博并截图传回,都将获得钞票返现或是一幅精美的照片。用几千张传回的照片做成摄影作品,这是全民在牛粪中淘金画面,就像现在的股票,就像人们的工作,就像我们的创业或是身价亿万的生意、垄断的结果,一切都是被操纵的。如果普天之下,没有一平方厘米的地方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何谈国家和尊严,不在粪里挣扎还能怎样?一切都是身体上、地位上、精神上的Bullshit!
不管是穷和富,充实或是空虚,我们都需要有尊严地活着。Bullshit是什么?是艺术,是赌博,是商品,是投资,是真实,是你还是我?有的答案就在一线之间,Bullshit到底是什么,由你来决定。这是一个大家一起来完成和一起揭示真相、寻找真理的作品。

杜:纯金在金色、红色牛粪里都有吗?
李:金条在红色和金色里都有,不偏向任何,谁知道哪块云彩有雨啊?!

杜:金色和红色牛粪为什么价格不一样?
李:金色的成本太高。

杜:牛粪是作品的基本元素,可以千变万化。到目前为止,你已经用牛粪做出了很多视觉形象,会不会担心视觉形象太多了?
李:一点也不多,我会把这个基本元素尽可能地渗透到各个地方,Bullshit要变成文化态度,像骷髅和反战标志一样,Bullshit也需要惊喜,我们都是一样的Bullshit,我们质疑文化,质疑一切,“我跟你不一样”,我希望Bullshit有个可以终结的时候,说世界和平是有点扯淡,但这个时候应该是人有真正尊严、自由和少有谎言的时刻。

杜:这次在北京饭店参加“僭越”展,你的作品经历了很多波折,能说说吗?
李:这次展览真的是提心吊胆的!本来是8月8日开展,由于纪念反法西斯70周年,解放军要在北京饭店入住,往后推迟了一个月。毕竟是在祖国的心脏中间儿,所以安保又很严,看展览先要让人摸两遍,太不方便,后来改到了9月13日。5日就开始布展了,这个是初次布展的样式。
在这过程中会出现很多问题是和平时布展不一样的,由于大面积的红色,北京饭店坚持让我们把作品撤掉,刚开始撤了一部分红色,后来让我们把架子也撤掉,再后来所有的作品都要撤掉,一点也不让留,最后在主办方强硬的态度下,就呈现了在展场的效果。这里要感谢景柯文、高氏兄弟和杜曦云的建议,还有最感谢的是主办方张东辉先生,顶着很多的压力,让这个作品呈现出来,也让这个展览完整和顺利地展出。
由于安装我的作品,布展的时候我全程都在,这个展览往前走的每一步都不容易,毕竟是当代艺术第一次走向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共空间,离经济、政治中心最近的地方,和其他的展览布展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杜:这些波折中你的体会是什么?
李:越来越体会到颜色的立场性的因素了。红色有太多的说法和因素,这也许是亚洲很多地方特有的方式。这作品是我成长和身处之地的证明,当红色变成个人化的和主动上色改变事物外观(本质是永远被无视的)的方式,表达的是个人,但个人的权利又受到更大的立场的反对,以致被动的消失,从而变成了一幅荒诞的场景。

杜:经历波折的过程,也是随机应变的过程,最后的效果,很多人认为比原来的效果更好,你自己觉得呢?
李:这最后的效果变成了一种非常真实的隐喻,这种隐喻是一个社会觉醒和变革的开始,是正在进行时的。

杜:你是非常跨界的当代艺术家,你在有意地把当代艺术结合时尚文化、摇滚精神吗?
李:这些都是表达方式,其实对我来说这些都是一个东西,因为时尚从某种程度上就是当下,是当代艺术的一种语言或是互相借鉴。
有了摇滚才让我保持敏感和有温度,虽然我也在做乐队,但是说一句公道话,摇滚精神和摇滚乐还是不一样的,现在的摇滚乐是个伪命题,它可以用一种看似摇滚或是酷的方式唱着流行。和现在很多作品一样,看起来洋气了、好看了、有着云里雾里的解释就当代艺术了!生命诚可贵,远离小清新!但摇滚精神可不是这样,摇滚精神从很多的地方和当代艺术的核心不谋而合,就是批判和自我批判,还有追寻自由和揭示真相。不是看起来很躁和酷,然后……就解决问题了。
摇滚精神就是Bullshit的精神,退一万步说,即使要做一个牛粪,也要做一个热爱生活“混蛋到家”的牛粪。摇滚精神,当代艺术都是大情怀,没有情怀麻木不仁,只有情怀的开始,才能让人生充满惊喜和意外地好好活下去。

2012李博《客厅》 装置 250cm×250cm×200cm 2012年
李博《客厅》  装置  250cm×250cm×200cm  2012年

2012李博《深灰色里的白色1》 综合材料(针头、绳子、有机玻璃、木板、麻绳、油墨、丙烯、石头) 500cm×300cm 2012年
李博《深灰色里的白色1》  综合材料(针头、绳子、有机玻璃、木板、麻绳、油墨、丙烯、石头)  500cm×300cm  2012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