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阳平推介词:B级绘画

adadadsad
金阳平《被打者3》局部  布面油画  135cm×165cm  2015年

 

金阳平推介词:B级绘画
|Recommendation on jin yangping’ s works B-Level Painting
推介人:尹在甲  RECOMMENDER: YUN CHEAGAB

对“创造”一词不抱嗤之以鼻态度的人还有吗?
还有像格林伯格一样深信媒体纯粹性的人么?
那些幻想着乌托邦世界语式的视觉艺术的人还存在吗?
不知从何时起,艺术被深深纳入资本关系之中,市场成为牵动艺术的最大支配型力量。艺术作品与普通商品一样被消费,而普通商品也和艺术作品一样要求审美评价。评论家用朦胧的语言为作品分析评论,市场也对作品进行实质评判。现在的艺术品和股票、石油一样,成为资本流通的对象。
如今,艺术早已逾越画廊和美术馆,变得大众化。这难道不是先锋派曾追求的所谓“艺术日常化”吗?他们梦想的艺术乌托邦,已经把宗旨由“人人都是艺术家”变成了“人人都是企业家”。金融资本主义构成的巨大拱廊虽然成功地把艺术与商业结合,但也只是做到了“将艺术变为商业的一部分”。艺术至此不再高高在上,也不再具有革命性,甚至沦为最发达和具有体制指向性的“虚荣场”。
21世纪,所有方式变得商业化,所有前卫事物变得保守化。说到近年来中国当代艺术的最大成就,和艺术本身相比,商业方面的成长好像更为贴切,从文化角度来看,不知是不是艺术的后退。
金阳平享受沉浸在现代主义和社会主义遗留中的幻灭和厌倦,就这样创作出了“B级绘画”。“B级绘画”阐述了这样一种倾向:它为了抨击当今社会人类本质的脆弱性和人类精神层面普遍存在的弱点,去公然歪曲、颠覆主流价值观与形式。
随着解构主义揭露了斯大林式社会主义压抑性的同时,新自由主义的庞大言论随之解体,与此类似,金阳平也同时抨击了当代中国艺术界的形式与内容。他无心炫耀自己的能力,嘲讽所谓独创与独特,也从不追求作品的完整性。对他来说自成一派的主题从不存在,而主题永远是“分裂的主题”,由这些分裂体出发,从而不断构成自我的整体。所以金阳平的作品常以非连续性的、随意的、碎片状的形式进行表现。
即使抵抗主导势力的力量崩塌,他也无心把自己变为主流者。这才是所谓“不合时宜的哲学”,而对这位“B级艺术家”来说,绘画,是他的处世方式。

2015D金阳平《被打者2》 布面油画 尺寸可变 2015年
金阳平《被打者2》  布面油画  尺寸可变  2015年

2014金阳平《脸书》 布面油画 104cm×128cm×6 2014年
金阳平《脸书》  布面油画  104cm×128cm×6  2014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