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耒的现成品绘画:时间的暗影与梦想的占卜

2014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50cm×70cm 2014年
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50cm×70cm  2014年

张耒的现成品绘画:时间的暗影与梦想的占卜
Zhang Lei’ S Ready-made Painting: Shadow of Time and Divination of Dream
推介人:夏可君 RECOMMENDER: XIA KEJUN

通过收集丝绒被单或一般的被单,来自于湖北的张耒,保留了童年的记忆与生活的气息,那是一种温暖被保护与被包裹的记忆,他利用被单已有的纹理图像,这些带有民间文化吉祥图案的被单,保留一部分图案的本来面目,不去碰触,同时画另一些部分,与这些现存的图案或者相似、或者略加处理,形成微妙的对照,让我们感受到绘画性与现成品之间的新连接,而且既有着中国文化的图像与民间手工感,又带入了中国古典诗意的意境,还赋予意外的梦境,就更值得关注了。
张耒的制作方式异常复杂与多样,体现出他认真持久的思考:首先,就是一匹匹丝绸被单或布单,这是现成品,是别人已经做好的,直接拿过来用,起先他仅仅是画一些点,对被单的图案简单涂改,产生轻微的错觉。随后,则是对照已有图案,画出极为相似性图案,比如对照被单上已有的花枝或者花朵图案,再画出一个相似性的图案来,产生几乎不易觉察的对照,更带来错觉感。再随后,张耒还用银粉加油,调成油画颜料,再画相似部分,带来更为明确的光泽对比,激发冷感与金属质感。甚至,进行更为概念化的处理,更为保留现成品特点,就是把被单的某一部分置于太阳下晒,时间长久之后,布料的颜色改变了,与不晒的部分对照,这个过程根本不加人为,是让自然来为。一部分现成品,一部分自然来为的痕迹,也是不作为,全然的不作为,与中国道家无为与让自然来为的思想相通。但是问题也许在于——似乎彻底丧失了绘画性。随后,张耒也做出了一些更为细微的作品,以淡淡的颜色覆盖被单,隐隐约约,看似没有做,实际上经过了细微处理。或者,采取更为强烈的方式,以铁锈来涂画已有图案,带来更为富有时间性反差的对比效果。或者喷绘的方式与绘画的方式并举,也是对绘画与影响关系的反思。
或者以坚硬的山石肌理的绘画与简单处理的模糊山形对照,带来了图像上的时间差池,正是这个时间上的差异性,给现成品绘画带来了当代性的意义。就如同艺术家有时候更为概念化的命名:把“时间是风吹破的烟”直接写在画面上,背景则是如烟一般的气息。或者画面上的余象有着一种隐隐的尖锐感,被单的平面被折叠或者切分时,有时候的绘画图案或者流淌的痕迹,会留下无奈的迹象,让我们发出内在的叹惋。
张耒试图在现成品与绘画的两个极端进行实验:一方面,彻底保留现成品的不作为,甚至让自然来为,也激发了另一种物性材料的时间性;另一方面,则是让绘画性加强,让图案具有古雅的韵味,这就是他画出的图案或者图像,有着古典诗意的花枝以及山水画的文化记忆,这些疏影横斜的树枝带着朦胧的诗意,在基底的斑驳上,似乎是对消逝之物的挽留,似乎仅仅是一种残梦,还有对山水的余象记忆。
甚至,张耒把自己的这些作品命名为《占梦》系列,一方面,这些被单来自于床单,为了睡觉之用,这是当然的联想;另一方面,这些中国文化的吉祥图案,都有着某种期待,在艺术的转化中,也是一种绘画的梦想,是对现成品与绘画关系未知性的占卜!这正是绘画的未知性的冒险,而对此未知与未思,喜欢哲学的张耒一直充满了好奇,他的现成品绘画正是对这个奇妙结合的“梦想”,还有待于观众去解读,也许,最终只有时间是唯一的读者。

2014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80cm×110cm 2014年 (3)
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80cm×110cm  2014年

L X 2014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80cm×110cm 2014年
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80cm×110cm  2014年

本文发表于《美术文献》2016年第1-2期 总第111-112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