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转换与终极体悟——张耒的《占梦S——嫁妆》系列作品分析

Y 2015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240cm×240cm,九联尺寸可变 2015年
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240cm×240cm,九联尺寸可变  2015年

二元转换与终极体悟——张耒的《占梦S——嫁妆》系列作品分析
Binary Transition and Ultimate Realization: Analysis of Zhang Lei’ S Serial Works of Dream Interpretings: Dowry
推介人:张海涛 RECOMMENDER: ZHANG HAITAO

张耒的《占梦S——嫁妆》系列是在全国各地收集回来的丝绸被面上绘制的,整个作品创作过程始于收集行动。《占梦S——嫁妆》虽然最终呈现的是架上媒介的艺术,但我认为从张耒收集“嫁妆被面”的那一刻,到他描摹现成品图案的过程,也是一种终极心灵体悟的行为。生命的存在与发生、性与爱、欢愉与痛苦等等“生老病死”的时间流逝都会封存在这个看似“繁花似锦”的吉祥被面之下。从艺术的语言、技术、符号的表达也可看出《占梦S——嫁妆》系列作品将抽象与具象、东方与西方、民间与现代等二元对立的文化矛盾寓于相互转换的关系之中。
媒介的选择有新旧之分,但无高低之分,旧的传统媒介也能表达当代的认知和新的感受这是必然,因此架上不可能“死亡”,每位艺术家需要根据自己的表达与性格来选择自己适合的媒介。张耒没有选择新媒体艺术,也没有用传统架上媒介来创作,他想在被影像重重包围的读图时代寻求架上艺术的“突围”,哪怕是一点点的实验与突破。他想跨越架上白画布与装置艺术中现成品的距离,也试图将架上与行为艺术中的体验结合,另外还试着探讨“原创”与“描摹”现成品图样在方法论上的关系。张耒的创作过程是先有观念和现成品内容,然后创作的技术实施过程是为了强化观念的表达——他自己说“方式即内容”,而区别于传统架上艺术的构思,在技术实施时才出现内容的符号。他选择了描摹式的体验转换,这种看似无创造性(无个性)的劳作里也折射着具象与抽象构成图式的磨合、东方细腻工笔与西方油彩肌理堆积的碰撞、民间艳丽色彩与现代工业金属色彩的转换。张耒的作品中这种二元对立艺术语言符号的矛盾与转换可以引申出很多更深层的话题,如:东西方文化的关系与碰撞、东方当代艺术的独特境遇、社会集体意识与个体独立心灵的关系、永恒的终极价值观与时效文化的关系、自然朴实的民间文化与现代工业文明的关系。
未来除了高科技带来的人工化便捷的生存方式之外,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就是人们追求朴素自然的手工慢节奏的生存状态。当代艺术中手工描摹的转换也是一个趋势,它所表现的体验性和质感是工业化技术永远不具备的,两者会永远平行或交织发展。东方当代艺术的境遇需要从不同于西方的传统资源或独特生存感受中寻求突破点,张耒的作品在浮躁的社会中平静的思考内心终极的体悟,触及并试图讨论这些话题的真相已经很不容易。

2014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50cm×70cm 2014年
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50cm×70cm  2014年

Y 2014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80cm×220cm,两联 2014年
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80cm×220cm,两联  2014年

L X 2014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80cm×110cm 2014年
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80cm×110cm  2014年

2014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80cm×110cm 2014年 (3)
张耒《占梦S——嫁妆》  丝织物油画丙烯  80cm×110cm  2014年

本文发表于《美术文献》2016年第1-2期 总第111-112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