韧·新辰艺术展

QQ图片20151018113244

韧·新辰艺术展

开幕时间:2015年10月20日下午3:30

展览时间:2015年10月20日至2015年12月3日

展览地点:新城市广场北门2楼

参展艺术家:刘鸣、吴高钟、王长明、沈敬东、葛震

时代之脆与风格之韧——写在“韧•新辰艺术展”开幕前

文/ 顾丞峰

狄更斯在他的《双城记》中有句名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其实这话在很多时代都适用,但用在当下中国却是再合适不过的,因为目前的中国的确具有最振奋的因素——全社会在鼓噪“中国梦”,中国的GDP跻身世界第二导致的自信心水涨船高;另一方面,各种问题、难题也在改革开放30年后堆积泛滥,社会的麻木与道德的沦丧有目共睹。谁都能感觉到:这个时代,浮躁又浮华,脆弱而敏感。

以往的美术教科书上说,艺术是时代的表征。在卸下反映论的画皮后,艺术与时代的关联仍难以去除,当代艺术家与普通大众生活在同一个雾霾或晴朗的天空下,既然艺术家用来表达对“时代之脆”的武器是他们的作品,那么,在自己既定的轨道上拓展,就成了当代艺术家坚持“风格之韧”的理由。

这里所谓的“韧”,一方面是坚实、强悍,自成一格;另一方面又要具有弹性而不轻易断折,正所谓“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东晋刘琨诗)。这个“韧”,既是艺术家对艺术信念的坚持,也是对个人风格的坚信。

此次“韧·新辰五人油画展”中的几位当代艺术家作品正反映出这种“韧性”。

1,拼图与戏谑
沈敬东作品中光滑闪亮的明星像,暗示了这个时代所追求的浮华和表面效应,以往的光荣与梦想、当今的反叛与前卫,都成为文化拼图中的玩偶,大众文化将一切都归于消费;刘鸣的拼图是用色点不厌其烦地还原身处时代的标志场景,真实到极致后,反而呈现出一种不真实的迷茫。王长明则是在传统符号上添加解构性的现代表达,方式不算新颖,指向却不暧昧。

2,危险的游戏
吴高钟的作品,介乎装置与雕塑之间,十余年前他就开始在物体表面贴毛发,光滑的工业制品表面布满绒毛,使人面对他作品时,生理上会有种不舒服的感受,这种不舒服感会导致陷入某种沉思;近年的细如树枝家具作品仍然延续了那种脆弱感,从真实过度到不真实,在不断的物理性剥离中,脆弱的本质兀立显现。相比较而言,葛震作品中呈现出的是另一种险况——画面中的人或物总是处在某种身不由己的状态中,无论是长翅膀的人、鸟还是笼子,画面无时不在暗示着一个限制与摆脱、飞翔与折翅的困境,作品中弥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剧气氛,这正构成了葛震作品的独特魅力。

无论是戏谑还是悲情,上述艺术家们都在坚持着个人路数并努力开掘,在一个复制性图像泛滥的年代,创造是何其之难;在一个平庸的年代里,韧性就成为艺术家们迎接下一个不平庸时期到来前的必要功课。他们在用风格之韧去搏时代之脆。
狄更斯的话其实没说完,他又说:这是希望的春日,这是失望的冬日,我们宁愿把希望放在后面。

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而言,希望一定在后面。

2015年9月于金陵月牙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