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又笨:技法谈

技法谈

胡又笨

我的画看似有新的技法,其实完全是我精神的变奏曲、“神精病”发作的记录。我在发作时无法把握,每一时期的“病症”都不一样,因此我的所谓“技法”也是千变万化的。我开始学画是从笔墨人手的,但后来方法也就多了起来——画过油画、版画,搞过雕塑,研究过各种材料;有时我在一件作品中融合多种技法,总而言之就是有充分的自由,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我最近展出的是以揉纸为主的画。我在纸上加上多种化学材料,用橡皮锤子击打出各种纹理;纹理要不断地调整,用手搓、撕、捻,用钳子在局部拧出特殊的效果,再用白乳胶等粘合剂在帆布或白布上粘;粘的方法也很多,完全是随机性的,多用手抓,用铲子拍打,在着墨色时注意它们之间的关系。我像一个气功师在面对空白发功,使这片空白产生出强烈的磁场,当观赏者看我的作品时,我作品中的磁力线便不时向观赏者发射各种不同的信息,这些信息和不同的观众共同发生关系,创造出一个个美丽动人的神奇世界;这些世界是我和观赏者共同创造的。

技法谈 胡又笨《抽象系列》 水墨、丙烯、纸 100cmx100cm 1998年.

胡又笨《抽象系列》  水墨、丙烯、纸  100cmx100cm  1998年

本文发表于2000年《美术文献》总第18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