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铨推介词

梁铨推介词
推介人:严善錞

当“冷”与“热”这一对物理学概念被用之于对抽象主义风格的分类后,人们似乎感到非常合适,并常常以此作为一种修辞方式来描述绘画的风格。确实,用语言来谈论抽象绘画,就像用语言来谈论音乐一样,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因而,我们不得不向其它学科去借用一些概念。

虽然抽象画发展至今已有近一百年的历史,但迄今为止,人们对它的认识,还是非常有限,可以说它仍居住在象牙之塔。梁铨早期的抽象绘画受益于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具有涂鸦艺术和拉丁艺术特点,但奔放中却自有一种优雅之趣。随着知识的增长和生活阅历的丰富,尤其是对倪瓒和渐江等中国文人绘画的潜心体会,他的那种优雅之趣越来越成为他风格的主流,并焕发出理性的光华。

梁铨的近作,无论是构图、用色还是符号,都非常单纯,几乎全是水平式的线条,呈现出“冷”的感觉。但是,与西方的“冷抽象”不同的是,他的画面暗暗律动着一些情感的因素:那些微微曲折和灰暗的边缘,那些稍稍有些位置错落的线格,仿佛是在轻轻喘息和静静思索。这种思绪是冷峻的,这种表达是有节制的,它洞察了世界,洞察了人生。这种境界,只有经过社会动荡和艺术革命的洗礼,只有真正认识到西方的神学意义和中国的人文传统价值,才能企及。

如上所说,用语言来描述抽象画是件难事。不过,前人倒是有以诗论画的传统。看梁铨的画,常让我想到毛泽东的两句诗:“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政治家的胸襟固然开阔,艺术家的志趣也同样高远。

梁铨《自画像》宣纸彩墨拼贴 100cm×70cm 1993年

梁铨《自画像》宣纸彩墨拼贴 100cm×70cm  1993年

本文发表于2004年《美术文献》总第33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